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晚清镇江官场的一场腐败案

2021-09-09 15:02 来源:京江晚报

3ad70a37-2db6-46ac-9908-cbe072306823

盛宣怀

e3e61475-1b64-4ef3-b9be-c19da534b858

中国通商银行钞票 张峥嵘 提供

文/张峥嵘

根据清代官阶制度:道员(道台)是省(巡抚、总督)与府(知府)之间的地方长官。清代各省设道员,或有专职,多数为兼任。清光绪年间,镇江迎来了一位名叫郭道直的常镇通海道的道员,官虽不大,权力不小。除了同洋人打交道有点憋屈之外,镇江海关上税银等都是郭道员手中不可多得的财源。然郭道直是一个不走运的官员,在他的任上,却遭遇到了一次市场冲击与政治危机,并直接要了他的老命。

1897年,盛宣怀奏准清廷成立中国通商银行,这是中国自办的第一家银行。第二年,中国通商银行镇江分行开业,这是“镇江开设的第一家正规银行”。 1904年,中国通商银行镇江分行出事了,负责镇江分行业务经营(当时称“华大班”)的尹稚山病死,人们发现他关于收存官款的账目都是伪造的。镇江海关在这家银行中有大笔存款,实际存款与账目所载有巨大差距,而这些都与当时镇江的道员兼任镇江海关监督的郭道台有关。

中国通商银行总行人员从镇行司账处搜出尹稚山私账三本,簿上均注明镇江关存款在银行的月息为七厘半,折合周息为九厘,高于中国通商银行存款年息五厘的标准。这份私密账本泄露了一个秘密,尹稚山私下里支付给郭道直远高于银行的利息,之所以要作为秘密保存着,自然是两人之间不愿意让他人知道的默契。郭道直肯定不愿意承认这件事,尹稚山已死,再无旁证,但他的妻子尹胡氏的口供对郭道直不利。尹胡氏提到部分银两的去向,以及郭道直两位亲信“陶杨二人(陶伯冶、杨晴)”在银号中的身份,一切疑点都聚焦到了郭道台身上。

当道台大人知道这些消息后大呼冤枉,并严厉驳斥: “今尹胡氏反欲以此含沙射人,反噬讹诈,天理安在!”然而极为精明的盛宣怀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为郭道直估算出私人收入:“郭道台所得息银实有五万余两。官款既已亏倒,本且无着,而所收之息,安然入槖”,也就是说,亏损的官款都已进入私人的腰包。

通商银行的亏空案,使得郭道直与镇源钱庄的秘密又浮出水面。这家郭道直用官款暗中支持而“幸未倒闭”的镇源钱庄,愿意以全部家产抵偿官款。只是乞求官方逐年分期偿还,而不是拍卖家产清偿,避免因贱卖而倾家荡产。尽管如此,郭道直仍需在信函中极力说服江苏巡抚接受这个息事宁人的解决方案。那些不愿意配合的钱庄,就让郭道直非常为难了:“光绪卅年(1904年)七月,镇江城外乾元豫钱庄闭歇,其来往公款甚巨……该管事黄雨卿家住镇江,匿不出面……”这位乾元豫钱庄的老板,躲避郭道直,不予配合,似乎是企图逃避债务。民企老板敢于躲避官方讨债,肯定也有足以要挟官员的理由。郭道直在信函中主动承认:“关税生利,历任私罪”。对于民企老板来说,如果官员们因畏惧私罪不敢声张,濒临倒闭的钱庄或许能够死里逃生。

除了向私营的钱庄投放款项获利之外,郭道直还有另外的生财之道,道员掌握的资源太多,镇江关征收的税款数额巨大,这笔油水尽量不要肥了外人田。郭道直于1903年设立裕通官银号,既作为征税机关,也作为赢利企业。这个由郭道直设立的、混合着征税权和营业功能的新机构,是郭道直同尹稚山合作的结果。这样,郭道直掌控着自己创立的机构,委托自己信任的人,“操纵镇江关税款的征收、存储和汇解权”。

两江总督魏光焘和江苏巡抚端方力图帮助郭道直摆脱困境,但负责清廷经济事务的盛宣怀坚持让郭道直承担责任。很可能是,郭道直百般恳请,或许还有其他的原因,盛宣怀大兴讼狱的行为“招致多方干预,并给中国通商银行的声誉造成了负面影响”。在各方运作下,盛宣怀的态度软化了。但是,尹稚山的假账闯了大祸,尹生前侵占巨额行款,平时收存官款结报总行之账尽系伪造,造成了银行巨额亏欠,从而导致中国通商银行镇江分行被裁撤。这个灾祸太大了,郭道直再也没有力量支撑,不仅导致自己丢官,而且在官司的后期大病一场,撒手人寰。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