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王荫槐的修园藏书生涯

2021-09-14 14:22 来源:京江晚报

00ec5f68-9aba-4e73-a25e-976156591ab3

《蠙庐诗钞》

0c644a4d-6f9e-4867-9f82-d531b3c68e3b

《蠙庐诗钞》内页

文/罗志

王荫槐字子和,号味兰,出生于镇江府丹徒县的一个商人家庭,道光六年(1826)移居盱眙。王荫槐生卒年份史载不详,根据其人物小传记载及盱眙第一山所撰题刻年份推测,王荫槐大约生于乾隆五十年(1785)前后,最早至道光二十五年(1845),王荫槐依然在世,年届六旬矣。

王荫槐自幼好学,苦读不辍,于嘉庆十八年(1813年)中举,其后却始终科场失意,自乡试后,七次进京参加会试,七次落第 ,仅因其子王锡元中举而虚封荣禄大夫。史籍仅见其任过贵池(今安徽池州)训导。然而王荫槐在诗文方面却日益声名大噪,光绪《盱眙县志稿》称赞王荫槐“生平学业邃于诗,年弱冠即以诗名噪江左,阮元《江浙诗存》、符保森《正雅集》皆著录,王豫《群雅集》选刻尤多。”在清代道光年间,盱眙诗人王荫槐、王效成与江都诗人王豫被当时的江淮诗坛誉为“江左三王”,王效成与王荫槐又并称为“盱眙二王”。

清道光十三年(1833)冬,时任两江总督的陶澍巡视河工,历览老子山、龟山、盱眙第一山等名胜,赋诗刻石为纪。陶澍这次巡行,也是一次文人雅集,随从文官和各地文人百余人唱和往来,共留下《登第一山》《盱眙览古》《晚发盱眙望玻璃亭》《龟山览古》《登盱眙远眺作歌示兰卿》等唱和诗歌,均在第一山上立有诗碑。王荫槐的文才为陶澍所推崇,其唱和之作尤为陶澍所倾倒,在第一山题刻上留有王荫槐《和陶文毅公诗并序》,便是其与陶澍的唱和之作。

除去与陶澍的交游外,王荫槐与盱眙走出的陕西布政使汪云任也有着酬唱交游。道光二十五年(1845),汪云任因嫡母病故而辞官归乡,在他倡议下在第一山重修敬一书院,新建清心亭。汪云任邀请好友王荫槐多次登清心亭、酌玻璃泉,吟诗题名,成为一时文雅佳话。现在第一山上,还留有摩崖题刻《王荫槐重登玻璃泉清心亭寄怀汪孟棠方伯》,《王荫槐雨后同汪孟棠孝廉夜登玻璃泉清心亭诗》碑、《王荫槐会景亭登高即事题壁诗》碑等,成为王荫槐与汪云任等以诗书会友的最好见证。

王荫槐的仕途无所进步,遂寄情山水,以诗书自娱。晚年王荫槐“目失明,而作诗尤富,时于偶园中之紫藤花馆分题斗韵,来游者多当世知名士”。清代盱眙诗人、文士辈出,王荫槐可占鳌头,光绪《盱眙县志稿》称他“生平重义节,喜奖掖后进”。在当时文坛影响很大。他还留有《蠙庐诗钞》十卷传世,光绪《盱眙县志稿》卷十二《艺文》载有汪云任所作“王荫槐蠙庐诗钞十卷”《序》。另有《过学斋集》,见光绪《丹徒县志·艺文》。

王荫槐在盱眙县城第一山麓修筑了一座私家园林,称为偶园,清道光年间河道总督麟庆撰《汪园问花记》,记其游汪云任之汪园与王荫槐之偶园所览之景。王荫槐在偶园中“藏书数万卷,沈酣其中,杜门不出”,王荫槐藏书、著述之余,也出资刊刻书籍,王荫槐私人刊印书籍均以“盱眙王氏紫藤花馆”为名。明清淮泗地区文化事业在江浙一带整体上处于较低水平,私人刻印书籍者更是寥寥。因此,从这个角度看,王荫槐所刊印的书籍虽然只有几部,但足为盱眙私人刻书业填补一页空白。

此外,清末以“紫藤花馆”之名刊印书籍的非王荫槐一家,晚清民国时期宁波叶氏家族藏书颇丰,也曾以“叶氏紫藤花馆”为署名刊印《深宁文钞》八卷等书籍。此“叶氏紫藤花馆”与“盱眙王氏紫藤花馆”只是书房雅号相同而已,并无交集。盱眙城内淮河边的第一山自宋元以降便是文人墨客、重臣名宦题写碑刻、镌撰摩崖,形成自北宋至近现代蔚为大观的题刻。丹徒举人王荫槐在第一山修建的私家园林——偶园虽然不复存在,但是留下的多方珍贵题刻,为晚清盱眙、镇江两地的文脉留下浓重的一笔。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