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从老盘子聊聊以前的美最时洋行

2021-10-09 09:41 来源:京江晚报

前几天是国庆节,如今的中国正日益受世界瞩目;而在百年前,世界各国列强仍在中国遍地淘金。近日市民胡先生从镇江市场上淘到一件老盘子,盘底有“美最时洋行”印戳。他找到记者想了解背景,记者发现这家洋行与镇江有不少牵连。

老盘子怀疑是茶托

图1

图1

图2

图2

图3

图3

图4

图4

这件老盘子口径14.5厘米(图1),底径6.5厘米。盘子边沿有三处贴花,类似于爬藤植物小花,用色为湖蓝、淡紫、黄绿,十分雅致,盘沿有镀金。盘子上还有六条顺势而下的折沿,这样看起来造型较为独特。盘底则高高凸起(图2),上面印有“530”数字,还有绿色和黑色两个戳:黑色戳是“美最时洋行”(图3),五字楷书款,外套圆圈,新颖别致易识读;绿色戳是瓷器的商标(图4),分上中下三段,上面是皇冠,中间是英文字母“P. T.”与图案,下方是字母“BAVARIA TIRSCHENREUTH”。

查“BAVARIA”,可知是德国面积最大的联邦州——巴伐利亚州,“巴伐利亚”来自其拉丁文名称Bavaria。当地最著名的品牌有BMW(宝马),景物有新天鹅城堡(德国的象征,迪士尼城堡原型)。查“TIRSCHENREUTH”,非英文,系德文,即“蒂尔申罗伊特”,为巴伐利亚州一位于菲希特尔山脉南缘的县城,主要工业为陶瓷品制造。这样就理清楚了,这是一件德国盘子,“530”可能是瓷器编号,年代为民国时期。

那么,这个小盘做什么的?胡先生认为是茶托。胡先生的这种怀疑并不是没有根据:民国喝茶讲究点的用“盖碗”,其由“盖”“碗”“托”组成,分别代表“天”“人”“地”三才,所以也叫“三才碗”。用盖碗喝茶时,盖不易滑落,有托又免烫手之苦,只需端碗托就可稳定重心;喝茶时也不必揭盖,可将盖与茶碗边缘露缝将茶叶隔开,茶汤即可流出。而这件“美最时洋行”盘子从尺寸上说与茶托相当,整体造型更符合。胡先生认为当年的美最时洋行秉承“入乡随俗”的理念,在开拓中国市场的同时,也会对雇员或重要客户赠送礼品,而茶碗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可惜现在只剩茶托了。

清末“美最时”来镇

老实说,记者很佩服这家德国洋行的中文译名,它给人一种美国洋行的错觉,而且还很有中国情调。其实,这家洋行是镇江港口的最早开拓者之一,它见证了晚清镇江的“金码头”时代。清代咸丰十一年(1861年)镇江正式开埠以后,港口的码头设施开始由原来港湾驻泊木帆船,逐渐向人工设施靠泊轮船的近代港口发展,先后建造了可靠泊长江大、中型船舶的正式栈桥码头。

当年,外国洋行或轮船公司入侵的主要目的,是以通商口岸、租界为据点,对中国大量倾销商品,同时掠夺廉价资源实行经济侵略。随着长江沿线重要商埠的开放,西方列强几乎控制了整个长江中下游的贸易市场。而镇江地处京杭运河的咽喉,因而成为外国资本在长江下游的重要商业贸易活动中心。

据记载,镇江港内最早的栈桥码头是1863年旗昌轮船公司在镇江英租界内设立的码头,这家公司也是入侵镇江港口的第一家外国轮船公司。其后,同治十三年英商太古公司在英租界内添置栈桥码头,光绪六年英商怡和公司和麦边轮船公司也分别在英租界内建码头。接着,德商“美最时”洋行、日商“大阪”公司又分别于光绪二十六年、光绪二十七年在运河东和运河小闸之东停设趸船,建造码头。

当时沿江一带自京沪铁路江边车站码头起,至甘露港均为码头区。码头区内除了有大型航运企业旗昌、太古、怡和、大阪、招商局、美孚、亚细亚等大中型码头外,还有小轮企业丰和、顺昌、戴生昌、泰昌、华通、天泰等小轮码头。这些码头沿江一字排开,大小相间,呈现出近代港口的一派繁忙景象。

黄静泉与“美最时”

当然,美最时洋行对镇江的渗入不仅在港口,还有经济层面的深度介入,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也可能是民族资本家对它的“活学活用”。这就要说到清末民初的糖业大王黄静泉了,他是安徽巢县人,后迁居镇江,曾在镇江的聚源和杂货号学徒,数年后自立门户。黄静泉在镇江创办了元生东号,开设了亳州钱庄,代洋行收货,这时就和“美最时”有联系了。

当时,元生东在镇江英租界内,大清银行和道生钱庄临时把库存银圆托元生东保管。此时,元生东正做洋行的芝麻交易,便利用这项存款收购大量芝麻,运到日本卖了好价。接着,他又代表镇江美最时洋行到外地收芝麻,把大批芝麻源源不断供给洋行。并利用洋行通例的时间差,始创先行报价付款以扩大收购,继因收购量大市价涨时,则延期报价以待善价,因此获得大利。之后,黄静泉将目光瞄准上海,他到上海设立元和糖粮北货行栈,后来将触角又伸向江南其他城市。由于经办洋行芝麻业务,黄静泉结识了镇江美最时洋行的德国大班,取得了美孚煤油亳州的分销经理职务,又成为南通金沙场的分销经理。随着资本扩大,他在镇江创办了元盛钱庄,还在上海独资搞起了航运企业华新轮船行,船行有4艘轮船,往来于南洋、香港和上海间,他请来镇江美最时洋行的德国大班担任华新公司经理,利用他开发南洋和香港的营运……

可见,黄静泉堪称对镇江美最时洋行的“最有效利用者”:起初他替洋行收芝麻时,可能仅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雇员;之后,他利用洋行通例的“漏洞”,打“时间差”取得优惠报价获大利;最后,他甚至聘用洋行大班为自己开拓业务,真正实现了从小人物到大神的逆袭。

“美最时”的军火生意

图5

图5

如果你以为美最时洋行只在经济上压榨中国(图5为民国15年上海《申报》的美最时洋行广告),那就大错特错了。它作为德国在华最大的洋行之一,早在清朝晚期就涉足中国。它曾为清朝政府和当时的淮军、湘军购买过大量军火。买卖军火是各洋行最赚钱的业务,所得佣金可达成交额的10%或15%,而一门克虏伯重型大炮的价格高达60万两白银。

中国军阀混战时期,美最时洋行的军火生意达到顶峰。各派军阀为巩固和扩大地盘,纷纷购买洋人军火再仿造。以山西军阀阎锡山为例,建军之初他在太原北部创办大型军工厂,再通过山东军阀和河北军阀秘密购买德国武器。购买当时最大口径的大炮就是例证:他们伙同军火商把工业产品和德国炮混装,运到山西组装。

阎锡山既买大炮,又买汽车轮和钢管等工业产品,美最时洋行便把大炮轮子和汽车轮混装,由上海港经河南入晋,又把大炮炮筒和钢管混装,运至辽宁再转运晋北。而炮体、炮弹和配件的交货方式就很特殊了,称“夜泻”:美最时洋行把德国炮的炮体、炮弹和配件混装运到青岛港,再转运河北。河北军阀把中国炮的炮筒和轮子安装在德国炮的炮体上,分发军队。军队换防时军阀将这种炮和中国炮排在一起,德国炮弹和中国炮弹还是混装,配件也采取这种方式,目的是掩人耳目。然后河北军阀有意把配有德国炮体的军队换防到河北和山西交界处,与山西军阀预先讲好打一场双方无伤亡的摩擦战争。首先双方部队开枪假打,后河北军阀派炮兵增援,再是山西军阀大部队包围,此时山西军阀向河北军阀、山东军阀和美最时洋行付款并清账。此事多夜间进行,故称“夜泻”。由此,山西军阀便把装有德国炮体的炮及炮弹、配件运回,再把事先入晋的炮轮、炮筒和炮体组装起来。为啥要如此隐秘?原来,军阀买军火都不希望别人知晓,所以必须秘密进行……

毋庸置疑,美最时洋行代表了一个特定历史阶段,它是镇江城市历史发展的一个“驿站”或“切片”。回望这段风云变幻的岁月,可以让我们更好地铭记过去,把镇江这座古城建设得更加美好。今天是国庆节,祝福祖国母亲生日快乐,繁荣昌盛!(竺捷)

图:竺捷 提供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