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陆放翁丹阳二日

2021-10-13 14:28 来源:京江晚报

文/图 杨再年

陆游,字务观,号放翁,宋朝越州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人,是我国历史上杰出的爱国诗人。

他能诗善文,他的诗现存有九千多首,内容非常丰富,抒发政治抱负,反映人民疾苦,批判投降集团,以至于描写日常生活,都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或悲壮激烈,或飘逸清丽,久传不衰。他的散文语言洗练,结构严谨,在艺术上独具一格,被誉为南宋散文的宗匠。他写下的六卷日记《入蜀记》,记载了他从家乡山阴赴夔州(重庆奉节)任通判(宋初始于诸州府设置,即共同处理政务之意。地位略次于州府长官,但握有连署州府公事和监察官吏的实权,号称“监州”),历时近半年,行程五千余里的沿途见闻,有很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成为中国日记文学中的珍品。陆游路经丹阳,活动二日,所见所闻也诉于笔端,在《入蜀记》中留下引人注目的一页。现在让我们从《入蜀记》的字里行间了解八百多年前的丹阳风情,借此丰富知识,增广见闻。

宋乾道六年(1170年)初夏,陆游乘船越钱江,入运河,历二十余日,于农历六月十四日初更时分过奔牛闸,穿破夜色,十五日晨入丹阳境过吕城闸。他见闸生情,如数家珍地说吕城闸是宋朝四大名闸之一。由于吕城闸的节制,避免了朝溢暮涸不成其运之患,使人们得大运河之利。夏日晨曦中的独轮小车引起他的兴趣,他在日记中写下了“始见独辕小车”的字句。独辕小车又名独轮车,羊头车,是当时乃至在以后相当长的时期内,丹阳地区的陆路重要运载工具,其功能有诗生动描述:“羊头车子毛布囊,浅泥易涉登前冈。”

0d2723ff-c724-4a76-90fe-c407a2ebd678

萧梁河畔陵口石刻

考察南朝石刻是陆游在丹阳的重要活动内容,他在陵口见到偃仆道旁的石刻,知道是南朝陵墓遗物,并联想到南齐旧将王敬则因不满齐明帝的控制,反叛朝廷,遥对先帝陵寝,痛哭而过的武进陵口,就是此地。接着他又到荆林三城巷附近齐梁陵墓访古,见道路宽广,陵墓神道石柱、石兽皆在,石柱上端石额刻有“太祖文皇帝之神道”八字。有的石兽被藤蔓所缠,好像被捆绑起来,陵墓已不可辨认。史料记载齐梁陵墓当时有茔户守之,其守陵有功者还可得到皇家的奖励。唐朝时,朝廷曾诏令陵墓百步内禁采樵,也有效地保护了齐梁帝王陵墓,而陆游描绘的以上情景,无疑是给我们留下了关于齐梁陵墓至宋时已荒废以及石刻遗存状况的宝贵资料。岁月流逝,八百年后的现代,因国家的重视,使陵口石兽又雄踞在萧梁河两侧,荆林齐梁陵墓石刻也被逐一扶正修复,重放异彩。

fac30aab-a5d9-41f0-9e48-5d1851401009

“天下第四泉”——玉乳泉

十六日晨,陆游到丹阳城外观音寺汲玉乳井水。玉乳井水又称玉乳泉,唐朝时就享有盛名,那时张又新的《煎茶水记》将天下水按质分等,丹阳玉乳井水名列第四,所以有“天下第四泉”之美称。陆游慕名品尝,见玉乳井水颜色似牛乳,饮之甘甜清凉。而今泉水清澈,井栏保存完好,井额阴刻隶书“玉乳泉”3个大字,旁题“陈尧佐书”小字1行。陈尧佐,宋朝名人,“善古隶八分,点画肥重,谓之堆墨书”。石质井栏呈六角形,高56厘米,口径45厘米,口沿有汲水绳锯深痕,给玉乳泉井平添了几分古韵。

此后,陆游登临观音山练光亭,俯瞰练湖胜境,又见夜合花(合欢树花)刚刚开放,油然想到家乡这花早已开过月余,发出了“气候不齐如此”的感慨。后陆游继续登舟西行,见河道两侧积土好似夹岗,又追忆起大运河开拓通漕的历史:隋时自京口至钱塘,凿渠八百里,皆阔十丈,堆积土形成的夹岗如连山。可见夹岗是开拓大运河的见证。小憩新丰是陆游这次在丹阳的最后活动。他对新丰美酒发表见解,认为李白所写诗句“南国新丰酒”以及唐诗“再入新丰市,犹闻旧酒香”所云之酒就是丹阳的新丰美酒,李白为将它与西安附近的同名新丰美酒区分,特意在丹阳新丰酒前冠以“南国”二字。当时的丹阳新丰在陆游眼中市肆颇盛,不禁使我们想起了李白《丁都护歌》中“云阳上征去,两岸饶商贾”的诗句。

陆游不畏三伏暑热,以大运河为主线,游览丹阳风物后,在一轮满月下,在河道的习习凉风中,夜抵镇江城外,这天正是立秋日。陆放翁丹阳两日,前一日在夏季,后一日入金秋,两日跨两季,这也算是他游经丹阳的一大特色。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