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镇扬长途汽车公司的那些事

2022-03-21 10:06

交通运输作为一地发展的基础设施和国民经济的重要构成,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及人民生活息息相关。上世纪20年代,镇江商会发展本地交通运输的一个大手笔,便是支持和发展镇扬长途汽车公司。近日市民任先生发来一组图片,正好与此有关。

这枚银盾有悬念

图1

图1

图2

图2

先看一枚银盾(图1),大体为长方形,上方有弧状突起,形似驼峰。中间线框内刻有隶书“彩焕松云”,右首刻“镇扬长途汽车公司新屋落成志喜”,左下方刻“镇江商会敬贺”,线框四周刻兰草松石,寓意万古长青。银盾长约15厘米,宽约8厘米,背后还有两个点焊的挂纽(图2),明显与银盾材质有区别。不过,银盾从图片上很难分辨材质,任先生认为可能是铜,但藏家认为是银,如果从物件包浆来看,记者比较倾向于前者。

银盾俗称银牌、银匾、盾牌,系舶来品。晚清时由国外传入上海、宁波等沿海沿江地区,随即流传到全国,成为民间流行的一种高档贺礼。它从西方贵族的族徽、军徽演化而来,含有庄严、郑重之意,其集奖杯、奖牌、锦旗、奖状的诸多功能于一体。常见的银盾是在盾牌中间錾刻吉祥图案或祝贺用语,并在两侧署上送礼者和收礼者姓名、头衔等。由此,银盾不仅是用来送礼、表彰、纪念的高档贺礼,也是当时精工细作的艺术品,属于晚清民国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和遗存,具有一定人文历史价值。

银盾一般采用模压、腐蚀、錾刻、鎏金、镀银等工艺制作:它的主体造型及花纹图案,多数通过机器模具事先压制而成;而银盾的相关内容,则根据定制客户的要求刻写。再来讨论这枚银盾材质,银盾多数由银、铜、银鎏金、铜镀银等材料制作,成分复杂,因此单看图片很难区分。且银盾多配以红木、花梨或其他硬杂木支架固定,用于陈设,所以此银盾背后才有挂纽,可惜支架已不知所终。

两张股票有先后

图3

图3

再看两张股票。一张是1935年“商办镇扬长途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图3),系上海阳明2017年春拍拍品,成交价1.38万元。票幅不小,壹股计银伍拾圆,右边是介绍:“本公司就镇江对岸六圩至扬州一段购地筑路行驶汽车载客运货,股本原定拾伍万圆,分为叁千股,每股银币伍拾圆,一期交足,于民国十二年十二月六日呈奉前交通部核准设立登记发给执照,并于十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呈奉前农商部核准登记给照,填发股票后于十八年遵章呈奉前工商部暨铁道部登记……”左下方是公司董事,卢绍刘排第一位,即卢殿虎,曾任北洋政府安徽、甘肃两省教育厅长、淮扬道尹等职,退职后寓居扬州,致力于发展地方交通,被誉为民国“开路先锋”。第二位是陆小波,之后是朱干臣、贾颂平、郭兰石等人。

图4

图4

另一张是“镇扬长途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图4),时间是1951年12月31日。股票右边简介:资本总额人民币九千万元,股份总数4500股,每股金额人民币2万元,公司所在地扬州福运门外。左侧是董事名单:董事长余明,常务董事阮梿仲、许少浦,陆小波排在董事的第三位。

从第一张股票看,卢殿虎排首位是有原因的:1918年11月,扬州邑绅卢殿虎等人倡议开办瓜清长途汽车公司,1920年因直皖军阀混战夭折;1921年5月改为江北长途汽车公司,购置汽车8辆;后改称镇扬长途汽车公司,1923年1月开通扬州至六圩的客运。也就是说,在镇扬长途汽车公司之前,扬州地方绅士已经对当地交通事业有了多年投入和经营。

镇江商会的作用

这枚银盾由“镇江商会敬贺”,作为镇扬长途汽车公司的投资方和管理方之一,镇江商会在公司运营的诸多关键性节点上,起到了重要作用。当然,很多难题都是由陆小波出面协调解决的。

早在1922年,卢殿虎等人运营的长途汽车公司就因资金和建设问题陷入困顿,于是向镇江商会会长陆小波求援。陆公考虑到这是事关繁荣地方经济、方便旅客往来的大事,所以慨然应允。由其牵头处理矛盾纠纷,使公司得以复苏。

1927年,公司无力自置轮船于六圩镇江之间运客,陆先生向协和公司商议,租小轮一艘,又通过关系取得镇江至六圩的航行权,业务有了较大发展。后来,陆先生又从宁波调来中型轮,改装后取名“新镇江”,可载客500人,从此镇江至苏北的旅途更为顺畅和安全。

1929年前后,公司要建一个包括码头、栈桥和渡轮在内的镇江站。当时镇江江边东起中华路,西至旧海关,为航运码头最理想的地段,但一席难求。陆先生向魏小圃商洽,将其经营的恒大报关行所在风神庙后身的一条街,略加拓宽,并得到邻近餐馆旅社的大力支持,建站问题始获解决。

1931年,上海铁路局举办水陆联运,公司在大站出售联运票三联单,并承办行李包裹快件。后又由公司备置大型客货车,接送镇江西火车站到轮渡码头的市内短程。其时,镇江西火车站有汽车二三十部,人力车约百部,羊角车二三十部。而联运车抢了他们饭碗,最后还是陆先生出面平息工潮,联运得以恢复。

1937年镇扬沦陷,镇扬长途汽车公司被日伪华中铁道公司收管,资产尽入日商之手。1945年抗战胜利后,又遭民国政府“敌伪产业处理局”大员盘剥,公司艰难挣扎,濒临倒闭。陆小波多方奔走,积极整顿复业,他们收回汽车22辆,恢复了扬州至六圩客运……可见在公司各个时期,以陆公为首的镇江商会皆扮演了重要角色。

交通转型的尝试

图5

图5

解放后,镇扬长途汽车公司1949年9月实行公私合营。任先生有张图片是这段时期的,铜制徽章大体为圆形(图5),直径约4厘米,上面刻“公私合营镇扬长途汽车公司”、“三等、生产模范”字样,图案为工人扛锤,背景是齿轮和五星红旗。1956年,镇扬长途汽车公司在社会主义改造高潮中纳入国营企业。

历史上镇扬两地交流频繁,镇江是大江南北的水陆交通枢纽,成为江苏省会之后条件进一步优化。而相对处于交通边缘化的扬州,也在诸多因素的推动下,逐渐开始其近代交通形态的转型。私营镇扬长途汽车公司不但是扬州第一家,也是苏北第一家公路汽车客运公司。它与苏南最早的沪太、上南等汽车公司系同步筹建,可见当时扬州人感知趋势和把握机遇的能力。

显然,扬州人对交通条件的渴望远甚于镇江人,紧迫性也更强。其代表性人物是卢殿虎,他认为当时苏北地区经济不振的关键在于交通不发达,大胆提出自瓜洲至清江(今淮安市)绵延三百余里的地域,沿运河修筑公路(扬清线),并主导了建设。他在造路的同时还运营汽车公司,希望借此推动地区发展。陆小波正是认同了这一点,开始了镇扬两地的精诚合作,陆公的优势更多体现在经营上,他帮助公司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棘手难题,也给镇江百姓带来了更多出行便利。

民国时期,扬州开始着力构建近代交通的脉络纹理,想以此入手,改变苏北地区文化经济落后的状况。某种程度上,镇扬长途汽车公司实现了这一理想和抱负,打开了苏北地区摆脱贫困、走向辉煌的上升通道。同时,镇江的区位交通也迎来了又一次拓展机遇,与扬州的互动使两地经济均得到了长足发展。这期间的坎坷和进步,正印证了两座城市发展近代交通的艰难与坚定。

(竺捷)

图:竺捷 提供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