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再谈民国时期镇江的运输公司

2022-03-31 15:40 来源:京江晚报

交通运输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发展好坏对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上期说到民国时期镇江的中小运输公司,市民曹先生也找到了两张票据,可以作为当时运输公司的特例,一起来看。

这家公司线索不多

图1

图1

先看发票(图1),长25厘米,宽15厘米。内容是光华宝公司委托一家运输公司将煤油“代运镇江”,“该车费洋捌拾玖元”,时间是“民国十九年九月卅日”,左下角注明“中国运输公司发票”,还有小字“此单不能支取银钱,收银另有收条为凭”。发票线框上方是地址:“总公司在上海界路二百○壹至二百○五号”,两侧均为分公司,左侧是“三界、明光、临淮、蚌埠、固镇、宿州、徐州、济南、天津、马牧集、归德、兰封、开封、郑州、观音堂”,右侧是“杭州、拱辰桥、闸口、昆山、苏州、无锡、常州、丹阳、镇江、南京、浦口、乌衣、滁州、张八岭”,即这家公司在丹阳和镇江都有分公司。

图2

图2

中国运输公司是什么企业?曹先生查了很久没找到答案。记者认为能用如此“高大上”名称的公司肯定不是等闲之辈,于是遍寻资料,也没找到一星半点介绍。但好歹一番折腾,总有点收获,记者找到一张老照片和一封书信,对这家公司有了更多了解。老照片来自于一组“民国体育史料”,有一张左下角标注“中国运输公司沅区闪电游泳队”,尺寸7.8x10.1厘米。照片上六人正值青春年华(图2),于一汪碧水岸边或立或坐或叉腰,意气风发。虽不知“沅区”在哪,但可知这家公司很大,否则不可能分区组建游泳队。

图3

图3

书信为一人致蒋慰祖的毛笔信札,提及“师生之间无伤大雅”。蒋慰祖字柏森,江苏吴县人,生于1910年10月8日,上海大夏大学法律系毕业。曾担任“国民大会”第一审查委员会召集人兼主席,后任“宪政研讨委员会”编纂委员、“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司法组召集人等职。这封信使用“军事委员会军法执行总监部派驻中国运输公司办事处用笺”,不过卖家为强调图片所有权,打了“双层水印”(图3),幸好抬头还是露了出来。从中可见,当年的中国运输公司很可能是一家重要运输企业,否则军方不会派驻,它有点类似于现在的“重点央企”,可惜如此有实力和背景的公司也湮没在了历史尘埃中……

镇江公司扬州设点

图4

图4

再看收条(图4),长26.4厘米,宽13.4厘米。内容为:“今收到由(苏淮)交船户(张广如、赵玉成)装载(麸皮)计(布袋伍佰包、姜袋贰佰包),每包重量(布、姜……)运送至(苏州),交卸言定运费每包(布袋贰角玖分、姜袋五角捌分)元,当付(贰百伍拾)元丢存下,找(拾壹)元,俟运送至交卸无讹后掣取回证,缴呈本收条即行作废,此上,扬州麦粉厂兴记公司台照,承运人,民国(叁拾柒)年(拾)月(拾贰)日。”

收条左侧和承运人处盖有椭圆形双圈蓝戳,内圈是“镇江苏淮运输公司”,外圈是“扬州办事处、便益门外”,收条中间还盖有“付讫/PAID”印。翻过来,收条背后贴有2枚面值“壹仟圆”、3枚面值“拾万圆”的“中华民国印花税票”,加盖“印花税讫”章。联系中国运输公司发票上的内容,记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民国时期运输公司的发票似乎没有收条更有说服力,前者往往只是一张“通知单”,告知对方相关事宜;而后者的凭证功能更为强大,上面一般会贴印花税票,盖“税讫”章。也就是说,当时收银以收条为据,并不是发票。

回到收条上,便益门码头是如今扬州“古运河水上游”路线中的重要一站。便益门在清代同治年间就有,它为方便居民出入而设,逐渐形成了一条街。便益门取“方便、有益”之意,在明清扬州古城中算是一个偏门。在过去,那一带市井气息浓厚,商业氛围浓厚,扬州城中曾经流传着“金东关,银西门,热热闹闹便益门”的说法,可见它的繁华。同样,收条上的扬州麦粉厂也在附近,古运河畔矗立着扬州麦粉厂旧址,现在是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扬州麦粉厂的前身是1906年创办的高邮裕亨麦粉厂,1931年高邮城遭洪水,裕亨麦粉厂就迁到了扬州便益门一带。

运输企业的生意经

社会经济的发展以交通开发先行,同样,交通发展也离不开社会经济的支持与推动。民国以来,镇江的交通格局发生了显著变化,随之而来城市经济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城镇辐射功能增强,民众社会活动频繁,生活节奏不断加快,这一切促进了镇江民族工商业及其他行业的发展,推动了城市的近代化进程。

以总公司在上海的中国运输公司为例,它似乎有“摊大饼”之嫌,当时开了近30家分公司。但这家公司确有实力,它开的分公司越多,就越能联网成片,提升区域运输力和地区影响力。城市经济关系的影响要素主要包括交通、物资、金融、信息等内容,其变动状况直接影响城市经济结构和命运走向。近代镇江开埠以来,城市经济得以不断发展,一个重要因素是它与上海不断互动,时刻进行着物资、资金、信息等要素的交换。而镇沪城市之间交通状况的变动或优化,自然会影响到这种交换过程,从而使镇江经济呈现出不同面貌。

相对来说,镇江苏淮运输公司的经营策略更为稳妥,它可能是一条针对苏北地区的专线运输。按现在的说法,专线在物流业态中是经营最简单、门槛最低、风险最小的细分领域,所以能够持续盈利。更何况,它在专线经营的同时,还捆绑了扬州麦粉厂这样的大客户,使得获利更趋稳定。从中我们能看到镇扬两地运输业的一种共性,虽然镇江的交通优势要优于扬州,但是因为两座城市自身均缺乏工业聚集功能,所以只能成为不同层级的转口商贸和消费型城市,依靠运输加强彼此沟通和联系。

汽车流行“油改炭”

如今,街面上随处可见各种车辆,加油站也到处都是。那么在民国时期,汽车都是加油的吗?并非如此。

过去中国是“贫油国”,全靠海外石油巨头供油,汽油运到中国,再经过加油站层层加价,价格贵得吓人。以1931年为例,上海闸北加油站一加仑汽油售价两块大洋,而鲁迅家保姆一个月工钱才三块大洋。几年后,日本人侵占东北,掐断了我们从陆路进口石油的通道,油价涨到每加仑三块大洋。在油荒严重时,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要求汽油优先供应军队、党政机关、学校和报社,企业用油和私家车用油被严格限制。想加油,先拿驾照和行车证办购油证,一张购油证用三个月,最多只能加18加仑汽油,少得可怜。

图5

图5

正因为油荒严重,所以催生了代用燃料。上世纪四十年代,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大中城市,很多客货车、公交车、私家车进行了“油改炭”改装。木炭汽车原理简单,只要在车上加装烧炭铁炉和盛水铁罐即可(图5为1943年,从都匀到贵阳的公路上,司机正为卡车添加木炭),但是烧木炭也很麻烦:汽车点火前,需提前把炉子生着,行驶过程中还得注意加炭、清炉灰、摇动鼓风机;汽车动力也不足,特别遇到上坡路段经常熄火,需要找人帮忙往上推;有时候,客车司机携带的木炭不多,中途燃料没了,还要发动乘客下车捡柴火……

民国时期,镇江经济的发展一开始就与交通运输密切相关,交通优势一直是旧镇江这一地区中心能否确立和确立后能否巩固的决定因素之一。某种程度上,现在讨论的运输业都可归入物流范畴,受当时资金、技术、社会环境等多重因素的掣肘,本埠交通运输业的发展并不轻松,营运能力也很有限,以人力、畜力为主的传统陆路运输方式仍然在民间运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作为社会的基本经济活动,镇江近代物流有它丰富多彩的一面,需要更多人来关注。

(竺捷)

图:竺捷 提供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