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运河情

2022-04-12 14:45 来源:京江晚报

f7a6db66-13c9-4bcd-96e4-ae958d47f3d6

16ed5460-31fb-456f-bfac-39e99940ba87

文/图 朱云美

我儿时住在斜桥街头上的红旗口,常常跟在大点的伙伴后面去河滨公园玩。那时常看到大人们在河边淘米、洗菜,妇女用木棒捶打石板上的衣服,壮实的男子在河边挑水送往商店和住户,更多的是看到河中的小船。每个船尾都有一个摇橹人在划动木桨,身后泛起阵阵涟漪,当时觉得好奇又好看。还看到大点运货的大船,三四个纤夫在背纤,吃力地行走在泥泞小路和杂草丛中,我顿时感到劳动的艰辛!

后来在中山路上小学和在四中上中学。放了学,没事便跟同学们,三三两两去公园玩石子,掷沙袋,跳皮筋,但总忘不了春天要去河边看柳树发芽,听鸟语的叫声,更喜欢踩着松软的青草,走纤夫走过的羊肠小道,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小玻璃瓶,到河边去捞乌黑乌黑的小蝌蚪,带回家玩。夏天,带着长竹竿跟男孩子去运河边的柳树捉知了。上小学高年级时,从历史的课本上才知道,我们常玩的河是京杭大运河的一部分。这条人工河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和古代中国的经济命脉。就在我们玩的河边不远处过了西门桥有个丹阳码头,再过个老西门桥,还有个溧阳码头。顾名思义,这两个码头是通往丹阳和溧阳的水上枢纽,想当年运河边这两处地方是何等的热闹和繁华啊!

1958年大跃进丹阳码头附近有个益群印染厂。从印染厂排出的水,使运河变成深蓝色的“海洋”。当时我想,何时还运河一个真面貌!运河里的船也渐渐少了。1966年文革开始后,停课在家,闲来无事,每天去公园跟师傅学打拳和舞剑。玩累了,就去河边吸口空气,更多的是跟伙伴们坐在运河边,望着带色的运河水,谈理想,谈抱负。伴随我长大的运河,我一刻都没有忘记你,即使我1968年下放到了丹阳,当了民办教师后,也会趁去县城学习或者为学生购买电影票的机会在回公社的路上,我总跑到丹阳轮联公司,从九曲河出发坐船回横塘。船行走在京杭大运河的丹阳段,我除了欣赏沿途的田园风光,更多的是儿时的回忆和对美好未来的遐想。

1976年春调回镇江,到工作单位报到后第一件事,就是约了几个拳友故地重游,到河滨公园的河边重温友谊和畅谈未来。

1978年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印染厂搬迁了。有工作人员从水中打捞水花生,运河水渐渐变清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再去河滨公园展示木兰扇时,眼前一亮,河边全部铺上了水泥路,顺着河沿,拾级而上,半空中还有个空中阳台,阳台四周用雕花的水泥栏杆围好,可供游人在上休息或娱乐。河边安放了多张长椅,供人休息。公园中造起了假山、亭子和长廊。时代在前进,运河在变化。如今的大运河镇江段建成了可观光的风光带,运河上接连架设了珍珠桥,中山桥,新老西门桥,两岸绿树成荫,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常有垂钓者静坐岸边,不时提起鱼竿。拎着鸟笼的老者三五成群的晒太阳,或者为他的宠儿——小鸟喂食。晚上,大运河开启了亮光工程,所有的建筑亭台楼阁熠熠生辉,运河两岸的灯光就像嵌上了珍珠,两条白色绸带飘落在绿树丛中。

我从小就与大运河有着不解之缘,干脆就搬到运河边上住。2017年10月如愿以偿,住进了如意江南20层的高楼,与原来的溧阳码头隔岸相望。我们小区里有个不大的免费阅览室。在阅览室里我查阅资料才得知,大运河南起杭州,北到今天的北京,途经浙江、江苏、山东、河北四省及天津北京两市,贯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主要水源为南四湖。大运河对中国南北地区之间的经济文化发展与交流,特别是对沿线地区工农业经济的发展起了巨大作用。

现在,我每天都可以看见古运河,迎着朝阳,在两岸绿树和建筑群的簇拥下,静静地流向远方。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