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春秋中叶, 镇江即有“朱方”之名

2022-05-16 15:16 来源:京江晚报

《瘗鹤铭》石刻的“朱方”

《瘗鹤铭》石刻的“朱方”

“朱方乡”铭文砖

“朱方乡”铭文砖

中华上下五千年,世事变迁,朝代更迭,每一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独家记忆。时间见证了城市的成长,翻开城市的历史,不能遗忘的还有它的曾用名。

可见诸史籍记载或文物证明,镇江最早的地名称作“宜”。1954年,在镇江大港烟墩山发掘的西周初期宜侯夨墓,得到一件铜器“宜候夨簋”,器内底铸铭文12行120余字,可辨认的118字。铭文中有一句话“王令虔侯夨曰:繇,侯于宜。”据郭沫若、唐兰等学者考证,这个“虔侯”原本是虞侯,周康王改封他为宜侯。宜是西周早期在东南地区分封的姬姓诸侯国,也是镇江建置史和城市史的开端。

到了春秋中叶,镇江有了“朱方”之名。“朱方”是镇江有文献可征的建城之始,也是镇江见诸史籍的最古地名。专家们认为,考古调查发掘和文献记载表明,镇江地区在商周时期文化、经济、军事比较发达,镇江的始建年代应不晚于春秋晚期,与朱方有关。目前可推算的年代为公元前545年,距今2567年。

作为吴国西部的一座重要城邑,朱方在春秋时期即因齐国左相庆封被封此地而闻名,《左传》《史记》对之皆有相关记述。

据《史记》记载,鲁襄公二十八年(公元前545年),“王余祭三年,齐相庆封有罪,自齐来奔吴。吴予庆封朱方之县,以为奉邑,以女妻之,富于在齐”。吴王余祭,又称句余,将朱方赐给庆封作奉邑,还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庆封家族在朱方经营数年后竟比在齐国还富有,说明早在春秋时期,朱方经济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是吴国一个颇为富裕的城邑。

庆封奔吴7年后,即公元前538 年,楚率诸侯联军伐吴,《左传·昭公四年》记载,“使屈申围朱方。八月甲申,克之”,庆封全族,被楚人全部诛戮。这场战争,史称“朱方之役”,是史籍所载发生在镇江的第一次战争。

从“庆封奔吴”到“朱方之役”,横跨七年,牵动多国,可谓是当时的一件大事。此事在《史记》的《吴太伯世家》《齐太公世家》《楚世家》中都有相应记载,可资参证。

太史公在文中称朱方为“朱方之县”,这是春秋吴国唯一见录于史籍记载的县名。古代设“县”之制开始于春秋初期,春秋楚国是最早设县的国家之一,在春秋初期就把兼并得到的地方建立县,春秋中期以后,新建的县逐渐多起来。当时县的地位比郡高,所谓“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朱方被吴国设置为“朱方之县”,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朱方与吴国的关系及身世、地位。

庆封受封朱方后,他的居住地到底在哪里?据后人在元《至顺镇江志》中载:“齐庆封宅,在城南一里,即今朱方门外。”《乾隆镇江府志》中有:“庆封井在县治西南白龙岗庵下,其水逆流,又曰逆流泉,齐庆封奔吴,吴予之朱方,聚其族而居,此井在所居之地”。此处记载很清楚,庆封所居之处即今南山白龙岗下。唐代诗人陆龟蒙在其《庆封古井行并序》的序中写道:“按《图经》(唐孙处元《润州图经》),润之城南一里,则封所居之地,询之故老,井尚存焉。”从镇江史志上记载的庆封居住地可看出朱方的地望既包括丹徒,又包括镇江市区,范围还是比较大的。

20世纪50年代以来,考古调查发现了镇江地区有数量众多的湖熟文化台形遗址、土墩墓,发掘出土大量的青铜器、原始青瓷器、几何印纹硬陶等文物,显示镇江地区具有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1998年,在镇江市区虎头山唐代罗城遗迹内,出土一批“朱方乡”铭文砖,表明唐代还有朱方乡建置,为先秦朱方县废后所置。

“朱方”一名屡见于《汉书》《元和郡县志》等历史典籍,也常用于古代镇江地名之代称。“鹤寿不知其纪,壬辰岁得于华亭,甲午岁化于朱方”,被誉为“大字之祖”,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坐标意义的《瘗鹤铭》石刻中即以“朱方”指代镇江。

带“方”的地名在吴国地名中独一无二,甚至西周时期也较为少见,只是在商代甲骨文中大量出现,这表明朱方是一个古老的地名。史籍记载江苏的南京、苏州、扬州等几座名城,同建于春秋时期,这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当是先秦历史上江南出现的一次“城市化”高潮。

(马彦如 张剑)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