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镇江新闻 镇江新闻 - 社会

周双留成为镇江登顶珠峰第一人

日前向记者详述惊险历程

2024-06-15 05:47

金山网讯  尼泊尔当地时间2024年5月21日早上7时,登山爱好者、镇江金海创科技董事长,51岁的周双留完成登顶珠穆朗玛峰8848.86米的壮举,成为镇江成功登顶世界之巅的第一人!

周双留成功登顶珠峰。

周双留成功登顶珠峰。

近日,周双留接受了镇江日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了他艰难曲折、峰回路转,甚至命悬一线的珠峰之旅。

开启逐梦之旅

“包括夏尔巴向导,我们一行19人,4月下旬从尼泊尔卢卡拉开启通向珠峰大本营的逐梦之旅。”周双留说

4月27日凌晨2时,周双留和队友们从海拔5200米的罗布切营地出发,一路踩着坡度70度的陡峭冰雪路面,用上升器拽着保护绳向上攀登,几乎每走10步就要喘20下,经过5个小时的努力,早上7时登上了罗布切顶峰,海拔6119米,完成EBC途中强度最大的一次拉练。4月28日顺利抵达珠峰大本营。

经过几天适应,5月2日凌晨2时,周双留与队友们穿戴好装备离开大本营,迈向险峻陡峭的昆布冰川,正式开始攀登珠峰前的最后一次拉练。当到达昆布冰川最危险的地段,高高耸立的冰塔林悬挂于头顶上,随时会有倒塌的风险。“夏尔巴用绳子和我结组,以最快的速度通过危险区域。”

周双留说,“从海拔5900米的C1营地往海拔6400米的C2营地出发时,因体力透支、高海拔缺氧,导致眼前出现幻觉,脚下的冰雪路面变成了砂石路。一路上昏昏欲睡,一脚踩入冰裂缝险些掉下去,幸亏被夏尔巴向导及时拽上来,有惊无险。经过13个小时的爬升,抵达C2营地。”

险些前功尽弃

这时,意外出现了,“不知道是爬升的强度太大了,还是2023年攀登马纳斯鲁峰突发十二指肠溃疡一直没有痊愈,夜里肠胃又出现疼痛,到次日早上变得越发严重。为了防止病情加重,我立即返回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接受治疗。抵达国际医院,对身体进行常规检查后开始输液,可效果并不明显。”

周双留介绍,人在7000米以上海拔一旦出现肠胃疼痛的状况,基本就意味着难以登顶,所有的努力和前期准备都前功尽弃。他一个人静静地待在酒店里,想到身体不适所带来的攀登风险,心情无比的难受。

晚上,他突然想起去年曾帮自己治疗的一位当地医生,提前联系后,便打车来到诊所,“医生当即安排输液治疗、开方配药,说只要坚持吃药,登顶不会有问题。”听到这话,周双留才放下心来。

身体稍稍康复,周双留立即赶在约定的集合时间返回大本营。5月14日下午,看到第一批冲顶队员下撤回来后的晒伤和冻伤,听他们讲述登顶的艰辛经历,周双留的内心不禁又忐忑不安。晚上领队明玛和大家开会,确定登顶出发时间为5月17日。

凌晨2时,队友们在各自向导的带领下,沿着昆布冰川一路向上,经过9个冰梯后抵达C1营地,短暂休息后又继续爬升,终于在12时半抵达海拔6300米的C2营地。

5月19日上午8时,大家戴上了氧气面罩,从C2营地向着海拔7100米的C3营地出发。一个小时后,来到了一处非常危险的垂直冰壁,狭窄的行走路线使得双脚几乎难以交替前行,脚底下是深不见底的冰裂缝。“我小心翼翼地系好保护路绳,扶着冰壁心惊胆战地通过危险路段。再往上便来到了洛子壁,一眼望不到头,在坡度近乎70度的陡坡上,超长的队伍沿着路绳缓缓而上,下午1时20分抵达建在冰雪缓坡上的C3营地。”

原计划第二天凌晨2时从C3营地出发,但从19日夜里10时开始,大风夹杂着雪花,一直下到20日凌晨4时才停止。周双留穿戴好装备,5时出发。

登上世界之巅

从海拔7100米C3营地到海拔7950米C4营地,坡度大、路程长、积雪多,是珠峰攀登最耗费体能的洛子壁路段。持续爬升9个小时,下午2时到达海拔7950米C4营地,周双留一个下午都躺在帐篷里吸着氧气,却没有太多的睡意,闭目养神休息了3个小时。傍晚时分,身体也渐渐恢复。

晚上8时20分出发,周双留抬头望去,山坡上的头灯形成浩浩荡荡的长龙,足有100多人,整个队伍爬升得非常缓慢。已经有过14次登顶珠峰经验的夏尔巴向导,娴熟地带领我超越了好几处人群,逐步到达了队伍中间的位置。

早上5时半,来到海拔8700米的南峰,再往上便是著名的希拉里台阶,有些出发较早的登山者冲顶后开始下撤,大家交会在只有半米宽的雪坡上,显得特别拥挤。周双留站在半米宽的山脊上,望着脚底下的万丈深渊,在夏尔巴向导的带领下,小心翼翼地向着顶峰一步步行进。终于,在21日早上7时登上了海拔8848.86米的世界之巅。

此时,只有20平方米大小的顶峰挤满了人。周双留取下氧气面罩拍照,刚刚坚持了2分钟,就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安全下撤,才是回家的路

在顶峰待了20分钟后,周双留开始了下撤的行程。珠峰很多危险都是发生在冲顶下撤的途中。在漆黑的夜空下,攀登者排队出发冲顶时,使用上升器缓慢上行,浑然不觉地势的险峻。等到从顶峰返程的时候才发现,海拔接近1000米、坡度近乎70度、4个小时的下撤行程,简直是挑战人类的极限,如果不预留50%的体能,根本无法到达C4营地。

“就在我登顶下撤的同时,近百名登山者拥挤在山脊的雪层之上,临近希拉里台阶的一处雪檐无法承受如此重量而坍塌,5名登山者发生滑坠,最终只有3名得以生还,23岁的帕次腾吉夏尔巴与他的英国客人就此失踪。“周双留回忆。

5月22日早上7时,周双留从C4营地顺着洛子壁一路下撤,中午12时到达C2营地。原来行程是在C2营地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再继续下撤大本营。为了尽快抵达大本营,他毅然决定当天直接下撤到大本营。

一路上飘着小雪花,周双留还没有走到C1营地,两腿已经一点力气没有了,摇摇晃晃的,一直走到晚上8时到达大本营,顺利完成了整个攀登计划。

“人生总是会有很多梦想,很多时候我们奋斗在为实现梦想而拼搏的道路上。”周双留感慨地说,这一次攀登珠峰,自己准备了整整4年,虽然有备而来,但是过程中的艰辛和困难,以及位于高海拔的身体反应,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非常幸运,这次珠峰之行能够顺利登顶,实现了他的人生梦想。“就如同在20多年的创业历程中,无论艰辛与坎坷,内心之中勇攀高峰的信念,总是在不断地激励我奋力前行。”(记者 笪伟 图片和视频由受访者提供)

扫码看相关视频

扫码看相关视频

责任编辑:龚逍遥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