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新闻 业务类专题 一人医健康零距离 康复正能量

谭云娇:我与康复医院四十年的朝夕相伴

2022-05-20 13:03

640

      谭云娇,女,1927年5月出生于辽宁大连,中共党员。1946年参加革命工作,1951年4月参军,在北京装甲兵后勤卫生部任文书;1952年1月在铁道兵卫生学校学习,1955年毕业;同年在北京市同仁医院儿科实习,后任军医。1958年从北京转业到江苏省第六康复医院(现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与基督医院第一任中国籍院长张志清一起创立小儿科。1983年任小儿科行政主任,成立儿童保健专科。1986年退居二线,1987年离休。

1

 2022年是我工作40多年的康复医院建院100周年,抚今追昔,我从风华正茂的小儿科医生到今日耄耋之年的白发老人,我与医院的小儿科朝夕相伴,结下了一辈子的不解之缘。

我于1927年5月30日出生于大连市旅顺口,19岁起在老家当了4年多的小学教师。我的爱人乔世靖1948年从大连医学院毕业,在沈阳的第四野战军部队入伍,跟着部队辗转南下一直打到海南岛。国民党战败后,我爱人又回到首都北京。这时候,爱人介绍我到北京参军,我于1951年4月9日入伍。一开始,我在北京装甲兵后勤卫生部做文书。1952 年1月,部队送我去铁道兵卫生学校学医,1955年1月卫校毕业,同年去北京同仁医院小儿科实习了一年,从此,开始了我大半辈子儿科医生的职业生涯。

1958年,我和爱人因新中国建设需要,双双脱下军装转业到了镇江,爱人被分配至市卫生局主持工作,我分到当时改名为“江苏省第六康复医院”的小儿科。小儿科病房设在原基督医院留下的一幢小洋楼上,地方局促,不足30平方的病房内摆了29张病床。门诊部同样也很小,光线昏暗的走廊就是门诊观察室。整个儿科只有6名医生,分了两组,门诊和病房各3名医生。那时候大家除了白天上门诊,晚上还要轮流通宵值班。门诊患者多,医生少,门诊夜班也由病房晚班医生代值。

2

 小儿科创办初期,百废待兴,我们面临的一切都是异常艰难的, 冬天没暖气,夏天没风扇,病房没有抢救室,连新生儿保温箱都没有,更不用说如今比比皆是的呼吸机、核磁共振、CT等现代化的医疗设施了。但是我们儿科在德高望重的张志清院长的领导下顺利开业,医院没有儿科专科的历史在1958年5月10日这天终于结束了。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由于农村缺医少药,地方不接种预防针,镇江市各种儿童传染病,如流脑、乙脑、麻疹、结核性脑膜炎等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比较高,这使得我们小儿科专科的创办意义格外重大。我们在有着丰富的儿科研究和治疗经验的张志清院长指导下,努力克服简陋条件,靠着听诊器、压舌板、X光机这些简陋的设备救治了许许多多患儿。更重要的是,儿科医生救死扶伤的医德和责任心被树立了起来,我们视患儿为亲人,再苦再难也无怨无悔。那时候,观察室床位紧张,每张床上睡两个孩子还常常不够用,有时连医生办公桌上也睡着患儿。我们还坚持开设“无陪客儿科病房”,患儿每天的吃喝拉撒、洗脸洗脚、铺床叠被等生活琐事都是由医生、护士和护工共同去做,而且完全是义务服务,分文不收。此举在当年是很有必要的,那时候家庭收入普遍不高,一旦孩子生病住院治疗,家长要是来陪护就不能工作了,家里有可能就要“断粮”。“无陪客儿科病房”的存在虽然增加了我们医护人员的额外工作量,但为很多困难家庭减轻了经济负担,我们倍感欣慰。

3

 1960年,医院推荐我参加了全国儿科医生进修班,在当时被誉为全国顶级的儿科专科医院——上海市儿童医院进修学习了10个月。这次机会对于我非常重要,不仅开阔眼界,为自己从一名普通的女兵迅速成长为合格的小儿科医师奠定了基础,也为今后更好地学习掌握儿科学术领域的新知识、新理论、新技能创造了有利条件,我特别珍惜这次进修机会。学成归来后,我继续学习、苦练技术,成长为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1983 年被提拔为儿科行政科主任。1973年我在儿科团队中第一个光荣入党,之后我在科里先后发展和介绍了7名医护人员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作为一名转业军人、老党员、老康复人,回望我40余年的小儿科职业生涯,我和我的团队担当了呵护祖国花朵健康成长的使命。我们勤奋学习、忘我工作、钻研业务、精益求精,奉献了青春年华,换来了孩子们的幸福和健康。

从医的40余年间,特别是我担任儿科行政负责人的25年和退休后返聘做儿童保健工作的10年里,我和我的团队圆满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从未出现过一例医疗责任事故。工作中我还尽我所能积极参加镇江市卫校授课,和团队一起培养了一大批儿科医生,其中实习进修医生就多达数百人。

4

 悠悠岁月,经我或由我组织救治、治愈的孩子不计其数,其中印象深刻的是20世纪60年代有一例新生儿肺炎,病情严重,孩子父母还在闹离婚,孩子父亲狠心撂下话:“孩子治不好,我们就离婚,治好了就不离!”经过我的尽心治疗,最终孩子转危为安,夫妻俩乐呵呵地抱着孩子回了家,再也不提离婚的事。

20世纪70年代有姐弟两人同时患上了肺门淋巴结核病,我精心治疗护理了三个月后,姐弟俩终于病愈出院,孩子的母亲每逢新春佳节必会上门看望我,一直持续到现在。特别让我感慨的是,我走在大街小巷,常常碰上陌生人拉着我的手说:“我们的孩子就是被你救活的……”他们的话让我心头发热,倍感温馨。甚至有已经长大成人的患儿在路上认出我,对我讲述童年治病的种种记忆。

1976年唐山大地震,我院儿科收治了唐山来的病号,其中有对小姐妹让我记忆犹新。姐妹俩大的10岁,小的刚上幼儿园,可怜她俩的父母均在地震中丧生。为减轻姐妹俩失去双亲的痛苦,我对她们格外照料。那时候我家住在医院里,我就天天将两个孩子带回家,形影不离。我给她们做饭、买衣服,只要有空就陪着她们说话、讲故事。我还有意识地动员和鼓励小姐姐将来长大后做个好医生。时隔多年后的一天,小姐姐果然给我来了电话,开心地说:“谭医生,您曾经希望我长大做医生,我现在已经是一名放射科医生了!”后来,又来电报喜讯,她已晋升为放射科主任医师了。

5

 在医院小儿科岗位上的40余年,这一路走来,多少风风雨雨,多少悲欢离合,我心依旧。1987年,我年满60岁,办了离休手续。后来按照组织安排,我又做了10年的儿童保健工作,到了70岁那年,我终于回家休息了。

转眼间,我已儿孙绕膝,四世同堂。现在我的工资情况、住房条件一切均好,虽然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出门困难,但生活中有家人的关心和照顾,我的晚年还是很幸福的。宅家时间我每天读书看报,看新闻,看医学杂志,学习早已是我一生的习惯了。

百年康复,我以毕生倾情相伴,百年庆典,我心依旧,我还是“康复人”!值此建院100周年纪念之际,我衷心祝愿我心爱的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再创新辉煌,为医疗卫生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责任编辑:殷兰友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