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说雩山

2022-05-23 14:36 来源:京江晚报

文/施直东

古老的雩山,在镇江城区东面的谏壁。这里是宁镇山脉的尾闾,由西向东,起起伏伏,迤逦排列着头雩,二雩,三雩,四雩诸山。头雩山最高处约120余米。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雩山脚下的谏壁大刘村安家。家门距离头雩山仅200米许,在这“开门见山”小山村里,一共居住了20多年。因此,留下了许多关于雩山的记忆。

雩山算不上风景秀美,却也自有其独特的风貌。

春天,万物复苏,满山的野草,将整个山体覆盖得一片绿。星星点点的山花点缀其间。一群群鸣声婉转的飞鸟,穿行在漫山的松林之中。春色洒满一座座雩山。每年清明节期间,照例是人气最旺的时节。山间小路上,远远近近赶来祭扫祖茔者,络绎不绝。扫墓之余,顺带游山踏青。这时节,天高云淡。登上头雩山顶峰,山南山北的风光,尽收眼底。雩山南麓多农田和村落,绿树茵茵,炊烟袅袅。山南,谏壁镇上,商店和民居鳞次栉比。谏壁电厂几支高大的烟囱,傲然耸立。穿过谏壁镇的镇澄公路,车水马龙。纵目远眺,那就是浩瀚的滚滚长江了。深秋,雩山上漫山的杂草高过人头。这期间,村上家家户户上山割草,一捆一捆,运回家,储起来,用作烧饭的燃料。山上最多的树木是马尾松,我和家人,常常利用假日上山打松果,一袋袋背回来引火生煤炉。三三两两的孩子上山爬树,摘取野生板栗,欢声笑语,颇具农家趣味。冬日雪后,漫山皆白。待晴日,红装素裹,也是分外妖娆。

上世纪60年代以来,雩山上有过两项较大的建设工程。一是6904工程,即1969年以雩山为依托的国家4号工程。另一个是雩山隧道工程。1974年,在雩山南麓建成丹徒县水泥厂,有关方面决定打通雩山,建成雩山隧道,以通过隧道运送谏壁发电厂的粉煤灰,供水泥厂生产水泥。1984年6月,纵穿头雩山的隧道竣工。但由于种种原因,该隧道并未投入使用,却一度省却了雩南雩北居民翻山通行的麻烦,成为雩山南北的交通便道。近年来,丹徒县水泥厂关停。出于安全考虑,这个隧道的南北道口也就封堵了起来。另外,连接镇江与大港的公路金港大道,以及于1995年底竣工,服务于地方货运的镇大铁路,雩山脚下都是其必经之路。

古老的谏壁,长江与运河交汇,历史与现代并存。雩山周边,街镇,村庄,工厂,学校,公路,铁路等等,共同构成一幅欣欣向荣的画图。

古代堪舆家曾认为,绵延的雩山是一处龙穴,乃“非常地也”。谏壁镇西侧的雩山起始处的一个村子,即名为“龙嘴上”。所以,自古以来,从帝王之家到周围士民,往往在雩山这风水宝地为祖辈择地建立坟茔。镇江学者王骧先生在《谏壁纵横》中说:雩山“以刘宋初年的祖陵见载史册”。雩山上旧有两座帝王家的祖陵。一座是兴宁陵,一座是熙宁陵。前者是宋武帝刘裕(寄奴)父母的陵墓;后者是宋文帝生母的陵墓。晚唐著名诗人许浑,原籍丹阳,成年后移居于丁卯桥。志书记载,许浑茔亦在雩山。历史沧桑,这些距今千年以上的古墓均已湮没无存。由于雩山上坟茔较多,所以,我在村中就见到过不少村民从山上移来圮废的古墓碑,用来搭猪圈羊圈,建塘边的水码头,或用作水井边的垫脚石。

据传,雩山原名侯山。丘陵山区,水源缺乏,“靠天吃饭”的农民常遭干旱之苦。南宋孝宗期间,曾在侯山举行过祭天祈雨的仪式,这种仪式,称为雩祭,侯山遂因此更名为雩山。因此,雩山之得名,距今已有八百多年了。

雩山山顶曾有一座古庙,耸立于头雩山之巅。在谏壁周围,老远就能看到。1964年,我曾登山参观过这座具有一定规模的古庙。

据丹徒县政协出版的《丹徒寺观》载,此庙原名乌龙王庙,俗称雩山庙。庙内有“龙池”。村上人告诉我,这小小池塘,虽在山巅,其水却终年不干,非常奇特。传说,宋嘉定五年(1212),夏旱。谏壁农民刘某等人在庙中念经求雨。当时有个名叫卜当儿的,在龙池中捉得一蟹,将蟹以火烧死,触犯了“龙神”,遂遭雷击而死。且谏壁一带,连年大旱,农田遭灾。宋绍定三年(1230),韩大伦任郡太守,闻知此事,次年,将乌龙王庙拆除,原地重建,以示虔诚。从此,求雨必应,五谷丰登。奏朝廷赐庙额,名昭惠庙。清咸丰年间,昭惠庙被太平军焚毁。后又复建,易名为龙兴寺。却又遭山火焚毁。1946年再度重建。雩山顶上的这座古庙,几经兴废,在上世纪60年代初的特殊时期,终于被完全拆除。

1998年和2010年,为建设镇江通大港的铁路和公路,当年的大刘村,先后经过两次拆迁,村民已大多迁出,并另立新村。转眼间,我已离开大刘村三十多年了。因为年龄渐长,想再登雩山,已非力所能及。世易时移,社会在不断发展变化。沧海桑田,雩山则屹立依旧。这些年,多次随车途经金港大道边的雩山脚下,都会情不自禁地多看几眼这连绵的雩山诸峰,桩桩件件与雩山有关的往事,也都会情不自禁地涌上心头。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