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家门口的老井

2022-05-30 15:09 来源:京江晚报

文/雷晓明

我家门前有口老井,隐现于山坡下郁郁苍苍的老树旁。拙朴静谧的那口井,井水清澈晶莹,通明透亮。青石井栏上的一道道绳印,注满了岁月沧桑。

小时候,我家住在城郊的何家门,背靠山丘,周边有几个村庄。离我家门口10多米远,有口老井,听我家隔壁一位老奶奶讲,这口井,在她小时候就有了,村上几十户人家,生活用水全靠这口井。这口井的井栏内壁上,有着绳索磨出的道道深凹的绳印,可想这口井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这里地处农村,还没有通上自来水,家家户户,每天饮水烧饭、洗菜洗衣及至夏秋在家洗澡,全靠井水。这口井深有七八米,井口直径达七八十厘米,井的内壁为小青砖铺就,上面长满了青苔,圆形的青石井栏,高约70厘米,井的周围是石块铺成的地面。每天清晨和傍晚,井台上最为繁忙,一位位村民,手拎系着长绳的小铁桶,纷纷来到井边,弯着腰,眼望井下泛着倒影的井水,手握绳子,将水桶放入井里,待水桶到了水面时,用手熟练地将绳子左右用力晃动几下,待桶口“嘭”的一声倒扣下去,接着上下用劲提几下,随着“扑通、扑通”几声响,水桶便盛满了井水,然后双手交替轮换着一下一下使劲将沉重的水桶拎上井口。

记得,一年四季来井台上淘米洗菜、洗碗刷锅和洗衣服的妇女居多,大家三三两两,蹲在井台旁。一边忙着洗涮,一边拉着家常,说说笑笑,好不热闹。有的人家逢到洗床单或被面时,则要两个人配合,一人一头,分别抓住湿漉漉的长长的床单,同时使劲反方向用力拧干;到了冬天腌大菜时节,井台上摆放着一个个盛满了井水的木盆,几百斤的大菜放在水里,一棵棵的洗净后拿到绳子或竹竿上晾晒。遇到冬季下雪冰冻时,要格外小心,稍不留神,便会滑倒,这时,会有好心人在井台周围铺上一层稻草或旧草包,以防跌倒。

那时,每家人口多,用水量大。为了贮备井水,每家的厨房里或家门口,都有一口大缸。每天我放学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与两个弟弟,轮流到井台上拎水,来回要跑上十几趟,才能将家中那口大缸注满。然后放上一点明矾用于沉淀。

有趣的是,水桶上的绳子长期潮湿,容易腐烂,有时在井上拎水,绳子突然断了,铁桶沉入水底。这时,有经验的邻居,会用一个带几个爪子的铁钩,将结实的绳子系着将其放到井底,而后沿井周边轻轻转动绳子,手上感触到有碰撞的感觉时,一下将沉下去的铁桶拎上来。

赤日炎炎的夏天,井水透凉,瓜果放入井水中,待晚间享用,格外爽口;酷暑燥热之时,拎上一桶井水冲洗全身,顿感浑身凉意,好不惬意;而到了寒冬腊月之时,井水在严冬中散发着微微热气,蔬菜、锅碗、衣服在井水中清洗,双手不再有刺骨的冰凉。

据有关资料介绍,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市遍及城乡的井多达1600多口。形态各异的井,有大有小,有深有浅,有唐宋明清年代的,还有民国时期及现代的。一口口位于街巷深处和乡村山野的井,伴随着我们成长,弥散着人间浓浓的烟火味,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清洁卫生的自来水已全面普及,依靠井水生活的时代,已成为历史。如今饱经风雨沧桑的一口口老井,有的已经消失,有的已荒芜,还有为数不多的老井,成为宝贵的历史遗存。

据笔者所了解,镇江的古泉老井现尚存几百个,有的在街巷,有的在乡村,有的在景区,有的在寺庙,还有的隐匿在大山之中。每个井、泉,都有着一个个传奇的故事。“甘甜井水成追忆,诸多古井多寂寞”。这些井、泉见证了社会发展的变化,承载着一代一代人的历史记忆,是江南名城重要的文化元素,更是古城镇江珍贵的传统文化财富,我们应当倍加珍惜和爱护。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