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汉代陶楼揭秘镇江地区百姓生活场景

2022-06-06 16:22 来源:京江晚报

庑殿式顶双层灰陶楼

庑殿式顶双层灰陶楼

灰陶鸡屋

灰陶鸡屋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两千年后的今天,我们仍能从这霸气的话语中读出当时大汉帝国的辉煌。汉代是秦朝之后的大一统王朝,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在当时均发展到了一个高峰。经济的发展使社会的物质财富日益增加,至汉武帝时已是“天下殷富,财力有余”了。

汉承秦制,丹徒县继秦初推行郡县制,开始置县,至西汉时,已发展成为万户以上的大县。标志着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铁器,此时也得到了普遍使用。东汉豪强地主庄园经济迅速兴起,生前“所起庐舍,皆有重堂高阁”,死后“厚资多藏,器用如生人”,镇江地区出土的汉代墓葬随葬明器生动地反映这一社会状况。

明器的“明”通“冥”,“明器”又称“冥器”,即“送死之器”“冥中所用之器”,是中国古代墓葬中随葬的各种模拟与生活生产有关的物品,如盆、杯、家具、农具、手工用具、建筑模型等。文献中记载“明器”一词始于战国。《礼记·檀弓》指出:“古者,明器有形无实,示民不可用”。

明器不同于祭祀之器,其随葬目的是供墓主之灵在阴间生活所需,是“具其形”的代用品。因为亡灵不能用生者的器具,所以明器必须和生者的用器有别。明器一般用竹、木或陶土制成,从宋代起,纸明器逐渐流行,陶、木等制器渐少。

明器不同于“生活用品”“随葬用品”和“实用器”,它体形较小、特征明显,是随葬制度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考古发掘资料表明,至少在新石器时代明器已经出现,但是此时丧葬物品以实用器为主,明器为辅。汉代的随葬品“一方面用鼎、盒、壶等陶礼器随葬,仍保留着旧葬俗的残存,另一方面新的封建制度的发展,在葬俗上反映财富多少和生活日用的模型明器开始出现”。

两汉之际,社会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士阶层及豪强地主队伍急剧增大,新的墓葬制度及礼制仪轨应运而生。墓葬制度发生了由“周制”到“汉制”的变革,汉代的随葬器物也经历了由神性到人性,由巫术思维向实用理性过渡的转型时期,建筑明器是这一历史转型期中随葬器物的典型代表。

建筑明器是古代墓葬中各种各样表现几近真实的建筑模型。从考古资料看,秦代的墓葬中就偶有釜、仓的组合明器。到了两汉时期,“明器”的组合结构发生了一次重要转变。西汉中后期及王莽时期随葬品组合增加了仓、灶的组合。至东汉晚期,陶楼开始兴起,随葬品组合以模型明器为主。

汉代陶楼是模仿现实建筑的微缩陶制雕塑,是两汉之际墓葬礼仪、社会信仰、文化体制、手工艺技术发生转变的典型建筑明器。作为随葬明器,陶楼体现了墓葬礼仪的物化结构;作为一种民间手工艺,反映了汉代民间造物艺术的思想观念与技术水平;同时,它模仿现实中的建筑,是现实建筑形制、技术的镜像。

陶楼的制作建立在“制器尚象”的观念之上,建构的是一个死后礼仪空间的拟象,既是社会风俗变迁的产物,又是社会身份地位的表征。从建筑形制上划分,包括重屋式陶楼、重檐式陶楼以及阁式陶楼;从建筑功能来划分,包括陶仓楼、陶望楼、陶水榭等。

镇江博物馆收藏的东汉重檐庑殿式双层陶屋,1974年出土于原高淳县固城东汉墓,高40厘米、面宽42厘米、进深31厘米。有斗拱,有回廊,为楼式建筑。上下两层,庑殿式顶。屋顶脊、瓦细致逼真。上层一开间,设窗,窗饰几何图案。下层三开间,一门二窗,门两旁饰铺首,窗饰几何图案。三面回廊,设有栏杆,以一斗二拱支撑屋檐。整个建筑规整,布局合理,代表中国汉代楼阁建筑的典型风格。

宁镇地区位于亚热带气候的北缘,气候温暖多雨,双层陶屋较大的出檐适宜防潮、防雨水淋濯,符合本地多雨的特色,亦可以防止太阳直射入室。陶楼整体高大,造型逼真,结构严谨,制作精巧,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镇江博物馆收藏的东汉灰陶鸡屋,高23.5厘米、长31.2厘米,1974年出土于原高淳县固城东汉墓。硬山式顶,屋面略呈弧度,正面开门、窗,左右山墙各开一窗,下承四柱足。门可以开启,两旁各饰一铺首衔环,颇能反映汉风汉韵。

汉代地面建筑早已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作为体现汉代楼阁建筑式样的陶楼明器显得尤为珍贵。比如建筑构造方面,所反映的楼层数、屋顶式样、脊饰、瓦件、柱梁、斗栱、平座、勾阑等等,提供了比文献、壁画和画像石更为详细与生动的形象资料,直观地再现了建筑的形制特征和建造技巧,部分反映了镇江地区汉代百姓居住的生活场景。

(张剑 马彦如)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