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北固亭上思稼轩

2022-08-19 10:25 来源:镇江日报

51623622-1610-4270-8f8a-8c4cbb2b610d

70d7634a-94fe-4139-b1ba-4db9e6c4dcba

文/图 吴巧玉

我国有许多的亭台楼阁是因诗词歌赋而闻名的,如岳阳楼、滕王阁、黄鹤楼等。镇江的北固亭也不例外,因辛弃疾的词而名噪天下——“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

北固山是我比较熟悉的地方。此处地势高迥,林木葱绿,每到天朗气清的日子,北眺长江,依稀可见扬州烟树,回望镇江城内,则见“西津古渡,寻常巷陌”。

辛弃疾,字幼安,别号稼轩,历城人。辛弃疾生当宋金对抗之际,年少时曾向当时的学者刘瞻、蔡光等求学。那时,名儒蔡光因出使金国,为金国所扣留,长期住在北方。辛弃疾带着自己的诗词作品去拜见他,蔡光认为他将会以词得名,于是辛弃疾就发奋作词。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国皇帝完颜亮亲率大军南侵。辛弃疾聚集两千多人的队伍,跟随天平节度使耿京在山东河南一带抗金,并在军中担任掌书记一职。后来,耿京派遣辛弃疾南渡,准备与南宋军队联合,伺机北伐。不料义军中出现叛徒张安国,这个人杀害了耿京,并投降了金军,联合北伐的事情失败了。辛弃疾义愤填膺,带领少数人马强闯金营,亲自生擒叛徒张安国,南渡归宋。归正后,辛弃疾即担任江阴签判,写成《请练民兵守淮疏》上奏高宗皇帝。然而,南宋小朝廷不思进取,甘于偏安东南一隅,朝中主和派把持政权。宋金达成和议,辛弃疾感到大失所望,于是写成《美芹十论》上书皇帝,表达北伐心愿,却未被采纳。乾道四年(1168年),辛弃疾调任建康府(今南京)通判。这年秋天,辛弃疾登上赏心亭,向北眺望故土,写下《水龙吟》一词。词中写道:“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这寥寥几句描写极其精致,又极其沉痛地表达了北伐心愿无人理解的苦闷,抑郁之情堪比王粲《登楼赋》。乾道六年(1170年),皇帝在延和殿召见辛弃疾,并问计于他。随即升迁为司农主簿,写《九议》上书虞允文将军,也未被虞采纳。又过了两年,辛弃疾出任安徽滁州知府。

淳熙元年(1174年),辛弃疾任江东安抚司参议,不久又调任仓部郎官。第二年,出任提点江西刑狱,在任上因平定赖文政之乱有功,朝廷加封他秘阁修撰的头衔。这年,辛弃疾经过江西造口,写下《菩萨蛮》,这首词写得可谓血泪淋漓,古今写《菩萨蛮》曲牌的人都比不过他。词中“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一句,通过赞美水的一往无前表达了对挡道之山的怨恨,然而挥师北伐恢复中原的壮志却始终得不到实现。淳熙六年(1179年),辛弃疾从湖北任上漕移湖南,出任潭州知府兼湖南安抚使。在官员交接的筵席上,辛弃疾因无计留春,却有怀对景,因此赋《摸鱼儿》。那时孝宗爱读辛词,但是每读到这篇时总露出不高兴的神色,因为这首词流露出太多的怨望之情。

淳熙八年(1181年),辛弃疾终于被罢免了所有的职务,回到上饶、铅山一带闲居,这一闲就是二十多年。辛弃疾在带湖建造了新居,为之取名叫“稼轩”,从此开始并终身以“稼轩”为号。辛弃疾喜爱村居,是真正的性情中人。在这期间,他写下许多描写乡村景色的小词,可以说开了田园词派的先河。

直到嘉泰三年(1203年),辛弃疾才被重新起用,出任绍兴知府兼浙东安抚使,嘉泰四年(1204年),转任镇江知府。这时主战派韩侘胄准备北伐,辛弃疾于是壮志满怀,登上北固亭,写下一首怀古词,这就是著名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因为他的志向是恢复中原,所以追怀雄霸南方的英雄孙权和刘裕;词中写到佛狸,则是以拓跋氏来影射金人。这首词毫无疑问是辛弃疾的登峰造极之作,不过当时就有人说他运用典故过多。岳珂曾经当面指出来,但是辛弃疾非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并立即动手修改,有时一天要改几十次,一个多月才修改完成。据此推测,则我们今天看到的这首词,肯定不是最初的原稿了。

开禧元年(1205年),辛弃疾因谬举之过,又被罢免职务回到江西铅山,满腔热血,最终落得“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开禧三年(1207年)八月,朝廷任命他做枢密院都承旨的官,他以生病为由没有接受任命。这年九月初十日,一代抗金志士、词坛巨擘辛弃疾在江西铅山病逝,安葬在铅山南面的阳原山,终年六十八岁。

因为辛弃疾性情郁勃、意气纵横,所以他所写的词情深才大。推究起来,由于辛弃疾身怀绝世之才,不受拘束,所以能在唐宋诸大家之外,别树一帜。清末学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幼安不可学也。学幼安者率祖其粗犷、滑稽,以其粗犷、滑稽处可学,佳处不可学也。幼安之佳处,在有性情,有境界。即以气象论,亦有横素波、干青云之概,宁后世龌龊小生所可拟耶?”又说:“稼轩词豪。无其胸襟而学其词,犹东施之效捧心也。”这个说法真是太贴切了。因为辛弃疾性格豪放,无人可及,而且并不是刻意为之,所以后人没有办法模仿。

词人已逝八百余年,但辛弃疾在镇江留下的光辉辞章,特别是《永遇乐》和《南乡子》两首,将永远在中华文史上熠熠生辉。而词人的拳拳爱国之心和超然于世的才情,亦影响和鼓舞了一代又一代镇江人民。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