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元代色目诗人与镇江

2022-08-25 10:11 来源:京江晚报

萨都剌画像 图:朱昌勤 提供

萨都剌画像 图:朱昌勤 提供

《丁鹤年诗集》旧本

《丁鹤年诗集》旧本

文/朱昌勤

在元代,文学上的主要成就除了元曲外,诗歌也竞放异彩,其诗人虽然不能与唐宋媲美,但还是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其中萨都剌、丁鹤年两位色目诗人成就突出,他们都曾在镇江留下了优美的诗歌作品。

元朝是少数民族建立的朝代,但博大精深的中原文化反而征服了元代统治者,他们学习汉语、穿汉服、与汉人通婚等等,在这样民族融合的大背景下,诞生了萨都剌、丁鹤年等一大批少数民族诗人。萨都剌和丁鹤年都是色目人,也就是回族人。萨都剌一生创作了近800首诗,有诗集《雁门集》,丁鹤年一生创作诗歌也有几百首,后人辑有《丁鹤年集》,收诗346首。著名史学家陈垣在《元西域人华化考》中说:“萨都剌之后,回回教诗人首推丁鹤年。”

萨都剌有诗《清明日登北固山》:“江南三月万花柳,北固山头一回首。东风吹绿扬子江,滟滟江波泻春酒。况乃又是清明天,元从一饮三百钱。英雄一去几千载,当年饮者今何在。陌上家家列纸钱,孙刘高冢何人拜。”丁鹤年也有诗《登北固山多景楼》:“风月无边地,乾坤有此楼。城随山北固,潮蹴海西流。眼界宽三岛,胸襟隘九州。阶前遗狠石,谁复话安刘。”两位诗人虽然在不同的年月登上北固山,但有着相同的感受,通过凭吊历史遗迹,表达出诗人对国家命运的关心,忧国忧民情绪溢满诗中。

萨都剌与丁鹤年都与镇江情怀深笃。萨都剌大器晚成,1327年,已50多岁的萨都剌几经磨难终于考中进士,次年七月,担任镇江路录事司达鲁花赤一职,是镇江行政和军事的最高长官,在镇江任上历时三年之久。其实萨都剌早年就曾在镇江经商。他非常喜爱镇江山水,以古城之人文风物为题材,创作了90多首诗歌。丁鹤年也与镇江渊源深厚。1352年因为家乡武昌战乱,18岁的丁鹤年把生母安置在城外农村,带着嫡母(其父亲的正妻)逃离武昌。经过一路风餐露宿,辗转3个月到了镇江,投靠了他的伯父,从此在镇江住了10年之久,这期间丁鹤年寄情山水、写诗作词,抒发心中的惆怅情绪。

萨都剌和丁鹤年都深爱汉文化、崇尚儒学。萨都剌的父亲和祖父都是武官,已经厌倦了打仗的生活,希望下一代能够当文官,于是他们聘请汉人乳父来教导萨都剌。萨都剌从三岁起便开始学习诗词歌赋,成年后精通汉学、善师工词。同为色目人的丁鹤年,他的祖父苫思丁、父亲职马禄丁都做过元朝的地方官。因为三代宗亲名字中都有丁字,便依照汉族习惯,取单字“丁”为姓。丁鹤年自幼发愤读书,喜爱儒家经典,并受名师指教,青年时已是满腹经纶、胸有诗书。

萨都剌与丁鹤年有着相近诗歌风格,借景抒情、怀古叹今。萨都剌有《游金山》:“约客同游买渡船,闲观古刹礼金仙。山中好景无多地,天下知名第一泉。佛阁齐云浮海屿,客帆过寺带风烟。当年郭璞因何事,来葬江心作浪传。”丁鹤年有《重到西湖》:“涌金风月昔追欢,一旦狂歌变永叹。锦绣湖山兵气合,金银楼阁劫灰寒。雪晴林野梅何在,霜冰苏堤柳自残。欲买画船寻旧约,荒烟野水浩漫漫。”

当然,由于萨都剌与丁鹤年人生经历不同,他们诗歌内容上存在差异。萨都剌虽然有官职,却非常体察百姓的疾苦,大灾之年写下了《鬻女谣》:“扬州袅袅红楼女,玉笋银筝响风雨。绣衣貂帽白面郎,七宝雕笼呼翠羽……道逢鬻女弃如土,惨澹悲风起天宇。荒村白日逢野狐,破屋黄昏闻啸鬼……”而丁鹤年虽然身为元朝贵族的后裔,却未入仕途,一生就做两件事:写诗、尽孝,因而丁鹤年常将亲人的生离死别作为诗歌的创作内容。他在妻子病故后曾写诗悼念:“别时如玉人,归来生死隔。日暮泣孤坟,音容杳难得。惟余坟上草,犹带罗裙色。”读此诗不禁让人产生一种哀婉凄凉的心情。两位曾经与镇江有着关联的色目诗人,在中国文学史上都留下了灿烂篇章,将永远留芳于世。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