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李氏宗祠的李家祥先生

2022-09-01 10:36 来源:京江晚报

李氏宗祠门楼旧景

李氏宗祠门楼旧景

李家花园的李氏宗祠文化墙

李家花园的李氏宗祠文化墙

文/周福全 图:周福全 提供

近日,我翻阅数遍《镇江沦陷记》和《镇江市志》附录的“日本侵略军在镇暴行录”,始终未能找到李家祥当年在李家祠堂遭日本侵略军杀害的内容,感觉有点遗憾。

然而细细一想,却也是意料当中。想当年镇江沦陷时,日本侵略军在城区劫掠财物、奸淫妇女、烧杀抢夺,成千上万人遭到日军杀戮,并非人人事事都能留下印记。而李家祥在李家祠堂遭受日军杀害的情节,只能作为补充,有待以后的出版物收入。此时,我想到1935年出生的李学良,今年已经88岁,他是李家祥的长子,也是李家祥在祠堂遭日军杀害的知情人。几年前采访他的时候才81岁,那时李学良思维敏捷,记忆犹新,李学良能将李家祥在祠堂遭受日军杀害的事情叙述得清清楚楚。

李学良是镇江市供电局政工干部、“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获得者,他回忆:“我家住在李家花园内的李家祠堂,那时我才二三岁。事后听母亲说,1937年冬,日本鬼子侵占镇江前夕,为了躲避日本鬼子的飞机轰炸,在祠堂后面土堆上挖了个隐蔽的山洞,每天早晨由母亲带着我,并抱着比我稍小的妹妹,躲进山洞里,到傍晚时再回到祠堂内的住家。1937年冬月初八 (12月10日),是镇江沦陷后的第三天,那天凌晨,母亲带着我和妹妹躲到祠堂后面的山洞,但不知何时听到洞外时时传来劈里啪啦的失火声,也不敢出来张望。直至傍晚,母亲才出洞探望,看到周边火海一片,才知是祠堂被日本鬼子放火烧了。当母亲出来时,祠堂后院仍有部分房屋燃烧,原来两排三进一长廊二十余间的祠屋,已烧成一片废墟。”

李学良接着说:“母亲把我和妹妹拉出洞外,走到祠堂前院大门口,发现父亲李家祥倒在门口血泊中,身上被日本兵连刺几刀,惨遭杀害。顿时,母亲脑子一片空白,丈夫已死,失去了主心骨,失去了今后生存的希望,她也不想活了,立马抱着我和妹妹,含恨投身跳入祠堂左边的深池塘中,幸好被附近躲避日本鬼子的邻居回家时发现,把三人从塘里捞出。那时临近初冬,母亲和我都已经穿上棉沃,正是棉衣在水里的浮力,被救上来时仍有一点微弱呼吸的迹象,才幸免于难。可怜弱不禁风的妹妹得了风寒,没过几天便离开了人间。”

前几年,据一过世的知情人叙述,1937年12月7日,日本侵略军第十三师团天谷支队经过丹阳,8日攻入镇江。日本兵连续数天城区乡村扫荡。10日上午,一小队日本兵,有五六人,个个手持枪支突然闯入运河南巷内的李家花园,直接冲入李氏宗祠,嘴里嚷嚷着,一边搜寻“花姑娘”,一边搜查财物,他们见有国民革命军驻营祠堂时遗留的部分军用物品,认为这是国民革命军的营地,二话不说,就点火烧毁祠堂。这时,从祠堂内室走出的李家祥,还穿着一身笔挺的西式服装,日本兵认定他是国民革命军的留守人员,不问青红皂白,几个日本士兵用刺刀在李家祥身上连刺几刀,血流满地,直至身亡。

1929年2月,镇江是江苏省省会驻地,成为全省政治、经济、军事重镇。原来,1937年是国共两党合作期间,12月初,国民革命军八十七师、一O二师、一一二师、一五六师驻扎镇江城区,李家祠堂曾经驻有国民革命军的一支部队,7日奉命撤出时,遗留下许多军用物资和生活用品,李家祥还没有清理。

李家祥 (1899-1937) ,字子祯,行家八,生光绪二十六年,卒民国二十六年,是李氏家族祠堂“本立堂”的堂主。在镇江沦陷前夕,大多数宗亲为避战火,逃避到江北樊川。宗亲们多次苦口婆心地劝李家祥随族人一起到江北避离,但李家祥表示,眼下祠堂里驻着这么多国民军队需要照应,再说祠堂也需要照应,此时怎么能忍心走呢!可以说,李家祥是一个性格倔强的爱国人士。如今,李氏宗祠的历史文化内涵已经完全浓缩在李家花园的一座文化墙上,成为镇江市政府打造的古运河景点工程,供市民瞻仰。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