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北宋夏竦与“金莺池”传说

2022-09-06 10:09 来源:京江晚报

古运河畔丹阳县门楼(云阳楼)

古运河畔丹阳县门楼(云阳楼)

夏竦像

夏竦像

金莺池意象

金莺池意象

文/蒋国清

夏竦(985-1051),字子乔,江州德安县(今江西德安县)人,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宋仁宗时期宰相,别称夏文庄公、夏英公、夏郑公。夏竦年少时就才华超群,出类拔萃。二十岁步入仕途,担任生平第一个文官职位——丹阳县主簿,此后历任国史编修、黄州等七州知州、参知政事、刑部尚书、户部尚书等职。庆历七年(1047)入朝拜相。

夏竦被誉为北宋一代能臣,他每到一地,都政绩卓著,为官一任,便造福一方。在襄州时,遭遇大饥荒,他打开公廪,赈济灾民,同时游说富人出余粮,募集到十余万斛,救活贫者四十五万人;在青州时,他主持修建了我国最早出现的虹桥——青州南阳桥;在西北,他备战西夏,守卫边疆,有力抗击来犯之敌。他还知人善任,选贤任能。在安州时,北宋著名的双状元“二宋”宋庠、宋祁两兄弟都受过他的知遇之恩,后来一个当上了宰相,一个当上了尚书。一代名臣范仲淹,也曾经受过他的举荐提拔;夏竦任陕西四路经略安抚招讨使时,保荐范仲淹任副使,使范仲淹与韩琦成为他的左右手。夏竦是北宋较早一位在诸多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的通才,他是欧阳修、宋祁之前北宋颇有影响的历史学家,曾编撰太祖、太宗、真宗三朝正史。他也是著名的古文字学家,著有《古文四声韵》五卷。夏竦更是文学大家,诗词文赋,样样精通。《宋史》记载夏竦“资性明敏,好学,自经史、百家、阴阳、律历至佛老之书,无不通晓”。

夏竦起步于丹阳,与丹阳有着不解之缘:景德二年(1005)初,宋真宗任命夏竦为丹阳县主簿,这是夏竦的第一个文官之职,丹阳也成为这位北宋名臣近半个世纪宦海生涯的起步之地。青春年少的夏竦来到练湖之滨、大运河畔的丹阳县城,勤政亲民、孝老爱亲、尽职尽责,留下了许多历史故事,以及流传千年的“金莺池”神奇传说。

任职县主簿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契丹入侵中原,夏竦的父亲夏承皓领兵抵抗,深入敌后围追堵截,在战斗中不幸被流箭射中,卒于战场。朝廷抚恤夏承皓家属,赏了夏竦一个无品级的“三班差使”武职。一天,夏竦拿着创作的诗集,在宰相李沆回家的路上等候,见到宰相李沆走来,夏竦躬身相迎,将诗集恭恭敬敬地献给李沆,请前辈提点掌眼。李沆平易近人,很注重人才的发现,当看到年轻的夏竦诗集中有“山势蜂腰断,溪流燕尾分”佳句出现时,很是赞赏,继续往下看。李沆第二天上朝,将夏竦的诗集推荐给宋真宗看,并简介作者父亲战死疆场,家贫而自强不息的生平,请皇上给这个年轻人换个更合适的文职岗位。宋真宗看了夏竦的诗集也觉得文采确实出众,于是任命夏竦到江南运河之滨的古老县邑润州丹阳县担任主簿,从此开启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仕途生涯。

修建县门楼

不满二十周岁的夏竦来到古城丹阳,看到的是历经五代南唐时期战乱,尚未得到完全恢复的县城,建筑陈旧,百废待兴。特别是代表丹阳古县门面和形象的“县门楼”,已经是墙体开裂、梁柱腐朽、几成危楼。景德二年(1005)初夏,刚到任丹阳不久的夏竦,就发现了县门楼问题的严重性。他首先对县门楼建筑的损毁情况进行了详细调查研究,然后与县令一起制定出修缮方案,并督工开展维修工程。经过一番努力,重修后的丹阳县门楼,终于以崭新的面貌重新矗立在练湖东岸、驿道旁边。为此,夏竦还专门写了文采飞扬的《重修润州丹阳县门楼记》:

县门楼,建鼓之所也。号令之发,始乎钟鼓。兴居之期,启闭之节,由是乎达。故其墉归如,其楼轩如,冠厅事旁屋,状人之有冠冕,若之何毁之?今年夏初,予视厥职,悯夫斯楼积有年所,墙败于左,木隳其右,风雨所陵,埃壒所侵,官而弗省,其谁治之?乃役工百余指,伐木十余本,易其数梁,替其数楹,涂其墉,赭其栏。取其壮而不取其宏,务其完而不务其华。后负练塘,前压驿道。山阜表其东,津梁续其右。望之敞然,有宫府之风;登之廓然,有小天下之心。使吾民如楼之完善,政如楼之新,则百里之间无疮痏矣,后之为政者可不勉之哉!

这篇《重修润州丹阳县门楼记》,算得上是丹阳版的《岳阳楼记》,它比《岳阳楼记》早了四十多年,虽只有短短二百多字,但文章精练,内容充实,情感丰富,叙事、写景、议论、抒情自然结合。记楼,记事,更寄托二十岁作者“善政为民”的心志。文中对门楼“望之敞然,有宫府之风;登之廓然,有小天下之心”的描写,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上书复制举

景德二年(1005)十一月,夏竦在丹阳做主簿已近一年了,他想更上一层楼,到更重要的岗位施展才华,但苦于自己没有任何科举功名,很难走上高位。联想到与自己同样情况的人才一定有很多,于是毅然给皇帝宋真宗上书,“乞应制举”,请求恢复特科制度。制举考,是皇帝亲自策问的特种考试,不经州县考送手续,科目也临时由皇帝来确定。考试的内容为诗赋、论、颂、策、制诰等。上书得到了宋真宗的“再三赏激”,宋真宗当年便开了制科。夏竦的《上章圣皇帝乞应制举书》内容如下:景德二年十一月,将仕郎,守润州丹阳县主簿臣夏竦,谨斋戒昧死,再拜上书崇文、广武、圣明仁孝皇帝陛下,伏以国家采汉唐故事,恢复制科,网罗贤俊,容范太平……景德四年(1007),夏竦参加制科考试,一举考中了“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弥补了出身的遗憾。后被朝廷授以光禄寺丞一职,通判台州。从此,夏竦离开丹阳,在仕途上一路高歌猛进。

金莺池传说

相传,夏竦任职丹阳县主簿期间,与自己的寡母同住在县衙公馆,其遗址就在今西门老街府馆巷内。有一天,夏竦正陪着老母亲坐在公馆苑圃内闲聊,忽然看见有两只黄莺从眼前快速飞过,转眼之间竟然钻入苑圃草地不见了。夏竦觉得好生奇怪,便拿来铁锹挖开草地探个究竟。谁知铁锹刚挖下去二三下,竟然挖出一对“纯金铸就的黄莺”。夏母见此情景,连忙对儿子说:“赶快将这对金莺原地埋了,不劳而获的外快,我们坚决不能要,心里也不能有一丝贪念。上天如果有情意,不会辜负有心人的。”夏竦与母亲一起,不图金莺之贵重,仍然将其重新掩埋入土。夏竦还在此处建起了一座“金莺亭”供人休憩。民谚道:“善有善报,积善得福。”不久之后,夏竦通过不懈努力,一举考中朝廷特科,从此功成名就。夏竦携母一起,离别丹阳,走上京城仕途。此后,夏竦瘗埋金莺之事,不胫而走。少数贪财之徒,妄想一夜暴富,偷着去“金莺亭”苑圃内盗掘金莺。日积月累,苑内树木花草,遭毁殆尽。草地也被深掘数尺,并无金莺踪迹。后来雨水积聚成池,世人美其名曰“金莺池”。

宋代以后,金莺池渐成为丹阳西门的一处名胜,成了游人观苑赏景的好去处。宋代《嘉定镇江志》、元代《至顺镇江志》及历代《丹阳县志》均有“金莺池”的记载,清光绪《丹阳县志》载有金莺池诗云:双鹂入地得金莺,瘗处因传夏竦名。不舍无人高慎子,至今池水渫然清。清朝乾隆年间,丹阳诗人诸葛程将“金莺池水”列入《云阳三十古迹诗》之一,诗曰:距脱三公亦就卑,北堂贤母护莺儿。飞来埋去凭谁见,赢得愚民濬作池。

图:蒋国清 提供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