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1940年的高庄战斗

2022-09-06 10:10 来源:京江晚报

抗日英雄旅政治委员廖海涛 图:沈伯素 提供

抗日英雄旅政治委员廖海涛 图:沈伯素 提供

文/沈伯素

丹徒区高庄村有着一页闪光历史,那就是新四军英雄廖海涛率领十六旅创下的高庄大捷。

1940年9月13日,日寇集中南京、镇江、句容、丹阳3000余兵力向茅山北侧围近,企图扫荡茅山地区的抗日武装。那时,我新四军十六旅部队正驻守丹徒高庄。同时,高庄西侧、阳山以南的宜庄和对达,驻有顽军(抗战时称国民党顽固派军队)六十三师。这个师不久前曾因与新四军搞摩擦,在西塔山被我军击退。顽军表面上和新四军握手言和,实际是伺机再次挑起摩擦。

为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对日寇的这次“扫荡”,十六旅和顽军约定,六十三师对付南面与西面的进攻之敌,十六旅阻抗敌人从东面和北面来犯。十六旅政治委员廖海涛,曾转战茅山一带、身经百战,对当地地形熟悉。他决定除在青龙山放一个连警戒,将主力从郁岗峰阳山一带东移高庄,准备与日寇决战。他指挥司令部和三团守住高庄向金坛方向的一线,要求特务连预先占领高庄北边一溜长的大河堤埂,修筑工事,随时迎敌。

13日清晨6点,天刚亮日寇就开始对顽六十三师进攻。不一会,高庄以北的游击小组和新三团一营也与日寇交上了火。顽军第六十三师原想让日寇正面进攻十六旅,但没想到廖海涛早就将部队转移至高庄,而让他们自己迎面碰上了日寇。顽军依仗自己人多武器好,日寇不敢夜战,通宵达旦在宜庄和对达村里打麻将,连流动哨也不设。受日寇攻击,不久就迅速溃散。

那天,与我新三团一营在高庄接上火的,是从丹阳和延陵等地前来进犯的日军。廖海涛面对进犯之敌,哪怕对方人数和火力占优势,也毫不犹豫,派小部队把1000多敌人引向大堤,进入我伏击圈。因事前进行了大量准备,在地形和工事方面都具优势。一声令下,全体指战员机枪、步枪、手榴弹等所有武器开了火,顿时火力集中,一齐向日寇还击,在高庄和志洋桥一线形成一道火墙,日寇不敢前进一步,反击战十分顺利。遭到猛烈痛击的日寇,仍然猛攻。双方互相厮杀了一整天,日寇始终无法越雷池一步。

其时,溃不成军的顽军六十三师驻对达村的先向窑岗背突围,想与宜庄顽军靠拢,但日军占据有利地形,一次次打垮顽军冲锋。宜庄顽军只好向南突围,一部从宜庄向南朝致和、茅麓一带败退,另一部转而向东朝高庄方向溃退,与新四军十六旅靠拢。廖海涛目睹这一切,他从“一致抗日”大局着想,不能坐视中国军队在敌人面前一败涂地。廖海涛坚决将日寇引向自己方向,加倍抗击,使日寇无力顾及六十三师,让溃退散兵得以脱险。

来犯日寇见无法取胜,因黑夜来临,怕遭到善于夜战的新四军打击,在被打死200多人,被俘两人,丢弃大批枪支弹药以后,向北退回匪巢去了。这次战斗,廖海涛收容了400多名六十三师溃散人员和大量丢散武器,仅轻重机枪就收集了二十多挺。捷报传出,茅东人民奔走相告,顽军散布的“六十三师能打仗,新四军敲竹杠”的谣言不攻自破。

战斗结束,廖海涛将在高庄大捷中收容的顽军连同装备还给了六十三师。当时,我方不少人对此作法产生怀疑,有的说:“六十三师一贯与我方搞摩擦,把收容的人员送走也就算了,我方正缺少武器,那二十多挺轻重机枪应该留下来装备自己。”廖海涛耐心地给大家解释:“‘国共合作’还没有破裂,我们还是要坚持对外抗战、对内团结的方针。”他的做法极大地提高了新四军的威望,也得到了上级的认可。从此,高庄大捷显赫地写进了新四军抗战史,其光芒久久闪耀在江南大地。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