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武秀才於震醉心诗文

2022-09-22 15:04 来源:京江晚报

《淮海英灵集》丁集卷四,页面为於震诗文

《淮海英灵集》丁集卷四,页面为於震诗文

《京江耆旧集》卷十於震诗卷

《京江耆旧集》卷十於震诗卷

袁枚塑像

袁枚塑像

文/卢政

在清代,丹阳出过许多有名的诗人,诸如潘之彪、吉梦熊、周玉瓒、黄之晋等都是有口皆碑的人物。其实,在乾隆年间,丹阳还有个武秀才,写诗很有功底,落笔惊人,得到许多名家的称赞,他的名字叫於震。

初携诗册见袁枚

於震(1721-1774),字亦川,又作一川,号秋水。清镇江府丹阳人。年轻时学武,考取了武秀才。然而他并未以“武功”出名,而是以诗词文章名著一时。史料中说他“工诗词古文辞”,说明在练武之余,他醉心于诗文,终有成果。

於震雅好骑射,性情豪迈,时人将其比作明代文坛怪杰徐谓。所作诗,极有风骨,《京江耆旧集》称他:“亦川七言律,骨力开张,格调洪亮,几入七子堂奥。流寓海陵,罗老姜、叶侪雪极相推重,一时学诗者多从之游。”

於震之所以能大名远扬,得益于大文学家袁枚,并被其赏识,不少诗作被采入《随园诗话》。袁枚(1716-1798),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钱塘(今杭州市)人,清朝诗人、散文家。少有才名,擅长诗文。乾隆四年(1739)进士出身,授翰林院庶吉士。乾隆七年(1742),外调江苏,先后于溧水、江宁、江浦、沭阳共任县令七年,勤政务实,颇有声望,但仕途不顺,无意官场。乾隆十四年(1749),辞官隐居于南京小仓山随园,吟咏其中,广收学诗弟子。嘉庆三年(1798)去世,享年82岁。他是“清代骈文八大家”之一,文笔与大学士纪昀齐名,时称“南袁北纪”。主要著作有《小仓山房文集》《随园诗话》等。

於震与袁枚第一次交往非常有趣,故事写在《随园诗话》里:乾隆二十四年(1759)己卯乡试,丹阳贡生於震,带着自己写的诗一册,来到南京小仓山袁枚家求见。袁枚初见於震,以为是个50余岁的人了,其实他才39岁。於震跟袁枚说:“苦吟半生,无一知己;今所望者惟先生,故以诗呈上请教。如果先生亦认为无所可取,於震将投江死了。” 袁枚一听,惊骇不已,再看他较劲的样子,又要笑,急忙翻读诗册,这才知道他的诗确有功底,是学前明七子,风格颇有唐代诗人的形貌,描摹真切,因而当面称赞了数言。於震听了袁枚的一番称赞,大喜而去。袁枚的好友黄星岩闻知后,戏吟道:“亏公宽着看诗眼,救得狂人蹈海心。” 意思是,多亏你看诗着眼宽广,挽救了一个狂人跳江的想法。

所谓“前明七子”,指明代弘治、正德年间七个有名的文人形成的文学流派,包括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边贡、康海、王九思和王廷相等人。七子皆为进士,多负气节,对腐败的朝政和庸弱的士气不满,强烈反对当时流行的台阁体诗文和“啴缓冗沓,千篇一律”的八股习气。大力提倡“文必秦汉、诗必盛唐”,旨在为诗文创作指明一条新路子,以拯救萎靡不振的诗风。於震拜谒到文学家袁枚,还得到了称许,遂在文坛崭露头角,从此名声渐隆。

潦倒江湖驰南北

乾隆三十年(1765),於震已45岁。这年高宗第四次南巡,各地照例要进行“南巡召试”。通过“召试”,朝廷可招揽一大批世家大族优秀子弟和一些久负盛名的文人,安排官位,予以厚禄,既选拔了人才,又稳固了朝廷的统治。经江苏地方官员萨载、学使庄有恭两人推荐,於震录送“南巡召试”,结果,考试成绩列二等。这一来,於震的文学水平得到官方认可,自信心大增。

於震虽有诗名,可一生并不得志,“潦倒江湖,奔驰南北”,晚年客居泰州,与泰州望族俞氏、宫氏一班才俊往来甚密,留下了许多唱和诗。乾隆三十九年(1774)卒于泰州,享年54岁。墓在泰州城外,好友宫惺持为之立石碑,题曰 “丹阳诗人於亦川之墓”;俞越千为之作墓志铭,其子於馨珍藏其遗稿。

於震著作有《太阿秋水诗文集》1卷,《亦川诗钞》3卷,今均有抄本藏于南京图书馆。另外还编有《江表英灵集》,已佚。清代著名画家丁皋撰《退学轩问答》时,请於震校理,现有二册清抄本存于复旦大学图书馆。阮元的《淮海英灵集》收於震诗9首,张学仁与王豫合编的《京江耆旧集》收其诗38首,徐世昌的《晚晴簃诗汇》收其诗3首,刘会恩的《曲阿诗综》收其诗50首,《光绪丹阳县志》收其诗2首。

袁枚年迈过丹阳

於震去世后多年,年迈的袁枚一次路过丹阳,谒陈少阳祠,再次读到於震的诗。

按《光绪丹阳县志》记载,陈少阳祠庙原在北门外河干,明初废没。正德十四年,巡按叶忠命其裔陈育以县衙西北的五圣庙改为陈少阳祠,每年清明及八月二十五日,有司致祭。祠前露台铸汪伯彦、黄潜善跪伏之像。嘉靖间,南安郑普过之,题楹柱云:“丹陛披肝,千古纲常可托;荒庭屈膝,两人富贵何为?”至崇祯年间,祠宇渐倾颓。清康熙初,陈东后裔陈凤诏、陈凤忠等集资四百余缗购买了小东门一旧宅地,重建陈少阳公祠。建成后,遂将陈东像移置于祠。新祠气象巍峨,规模宏敞。经呈报当时的巡抚慕天颜核定,“以为官祭专祠”。谁知到了乾隆五年(1740),庙为大火所焚,奇怪的是,“独神像不动,袍笏依然”。於震曾多次来到祠前拜谒,作有四首《谒陈少阳公祠》诗。

当已过古稀之年的袁枚来到少阳祠前时,尚见壁上题有诗,云:“两宫消息正茫茫,庙算徒闻罢李纲。不信九门司虎豹,独留三疏动风霜。衣冠白昼悲东市,松柏青磷照北邙。过客漫增桑梓感,里居从古说丹阳。”又云:“草野讵干兴复计?公卿无奈谏书稀。” 袁枚读着诗句,觉得水平不错,甚爱之。再一看,末书“於震字一川”五字。方知即二十年前负诗来谒,自称不蒙许可,即要投江死的诗人於震。一时感慨万千。后来他在《随园诗话补遗》卷七中写下了这一段话:(於震)专工明七子一体,未免鸣钲擂鼓,见赏者稀。然佳处不可泯没。《见赠》云:“声名若不逢元晏,词赋何由重洛阳?”《圌峰秋望》云:“岸走涛声吞象岭,树浮天影出狼山。”《延庆寺》云:“地迥人烟浮水气,楼高木叶下秋声。”皆颇雄健。至若《九江》云:“商女至今歌白伫,征人几度换朱颜。”则稍和缓,且降格而为之。其人亡已二十余年,怜其一生苦志,为理而存之。正是因为袁枚的点评,於震的诗作备受后人重视,千古不泯。

不朽诗卷留人间

读於震的诗卷,最大的感受就是他喜作长篇,诗句滚滚如潮。有名的长篇如:《昌化大溜歌》《醉歌为宫三赋》《白纻篇为柱石张将军赋》《雷合碑》《练湖行》《马陵观灯纪胜》《儒将行》等。有的多至数百句,如《读<俞蘅皋诗集>长歌代叙》一诗,前序加正文部分有208句,字数1400多。写这首诗时,俞蘅皋的弟弟俞让林是在一旁看着於震写成的,费时“午未申三时”(约6个小时),篇终,相与传示,竟无法不备,无体不该,方之陈思七步,飞卿八叉,莫是过也。

於震为将军张发生作的一首诗也极有名。张发生(1704-1780),江都人,字柱石,号筑江,雍正元年(1723)癸卯科武举人第一,五年(1727)丁未科武进士,钦点传胪,御前侍卫赏戴花翎,历任直隶杜胜营都司,定州营参将,署理大名协副将,诰授武功将军,后告终归籍,吟诗作赋。著有《归田集》。於震在《白纻篇为柱石张将军赋》中这样写道:“铁衣扈从猎上林,一箭射杀两青兕”,“兴酣下马赋新诗,大贝南金光满纸”,“结交远近皆鸿儒”,“千言下笔如飞电”。将张发生勇力善谋、工诗善吟的特性刻画得淋漓尽致。

从於震的诗作可以看出,他喜欢游历山水,到过圌山、茅山,苏州、浙江诸暨、昌化、富春江,还有九江、京口、扬州、东海等地,所到之处都留下诗作。反映家乡一带的诗也有许多,如:《练湖行》《马陵观灯纪胜》《九日偕邑中诸子登城霞阁》《谒陈少阳公祠》,还有《谒吴季子祠》《泊舟左墓桥谒太冲先生祠》等,这些诗语言清新朴实,充满乡土气息。

图:卢政 提供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