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延陵季子“十字碑”

2022-09-29 10:24 来源:京江晚报

季子像

季子像

季子庙全景图 图:王铁牛 提供

季子庙全景图 图:王铁牛 提供

十字孔碑

十字孔碑

十字碑亭

十字碑亭

文/王铁牛

在丹阳市延陵镇九里村季子庙内,有一尊历史上颇负盛名的十字碑,相传是孔子为季子所书,人们将此碑称为“孔碑”“季子碑”“十字孔碑”。因年代久远,原碑毁圮,现存的十字碑是唐代大历十四年(779)所立,人们也称此碑为“唐碑”,距今已有1200多年,现为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季札和季子庙

周部落首领古公亶父生泰伯、仲雍和季历。季历和他的儿子姬昌都很贤明,古公亶父因此有立季历为继承人的想法,以便传位给姬昌。泰伯知道父亲的心思,便和二弟仲雍借口采药,渡江来到江南荆蛮之地,文身断发,来避让季历。

泰伯死,仲雍继位,以后传至第五代周章时,正值武王战胜殷纣,被封于吴。泰伯第19世孙寿梦,国力强大后自称为王。寿梦有诸樊、余祭、余眛、季札(前576-前484)四子,因季札贤能,寿梦流露出让他当国君的意图,三个哥哥也赞同。季札有泰伯遗风,认为当国君不是自己应有之节,他不顾父王的遗愿、兄长的苦心和吴人的拥戴,先后三让王位,躬耕于吴楚边界地区延陵,人称“延陵季子”。

季子来到延陵,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方式,将中原的大豆、麦子和越粤等地的稻种送给百姓,并改革和传授种植技术。同时,他的文化修养使百姓得到教化,促进了延陵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季子如同福星,给延陵百姓带来了光明。季札“三让王位”“观乐议政”“徐墓挂剑”等典故千秋传颂,是春秋时期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外交家和德者、智者、贤者。周元王三年(前473),吴国为越国所灭。季札子孙怀念故国和先贤季札,遂以国名为姓。为表彰季子的功绩,人们在延陵季子的采邑,经常居住活动的地方建造了一座草堂。季子死后,人们在他居住地和葬地营建了祠宇,将草堂改建为祠庙,年年祭祀。

孔子书十字碑

孔子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是儒家学派创始人,他对季札也推崇有加,称赞季子为“天民”。季札出生比孔子早25年。季札出使齐国时,在回来的路上,随行的大儿子病故,他将儿子就地葬于嬴博之间。孔子听到这个消息后说:“延陵的季子,是吴国知周礼的人,我要前去看他主持的葬礼。”孔子到了后,看到墓穴深不到地下九泉,用当时的服装包裹尸体,起个封土堆掩盖住墓穴。送葬的人“左袒右环”,即褪下左袖,右臂戴着袖章标志,围绕着封土堆高声哭转三次(现在逝者旁绕三圈以悼念的形式就是遵从季札那时的礼节)。

季札死后,举国哀悼。消息传到鲁国,久慕季札贤名的孔子获悉季子去世,特派学生子游持自己所书竹简前往凭吊。九里季子庙里的“呜呼有吴延陵君子之墓”10字,就是孔子的亲撰碑文。现在季子庙中轴线的中心位置,石柱和石栏围着的四方亭子,里面的十字碑碑高2.35米,上宽1.10米,下宽1.06米,侧厚0.22米。碑顶呈圆弧形。十字碑的字迹以古篆阴刻竖列,每竖列五字,每字有一尺见方。因为季子祠处在江南吴氏的发源地,并且有孔子书写的十字碑,历朝历代的地方官吏都相当重视,乡民募众建修、春秋祭祀。经过秦、汉两代的扩建、修葺,遂初具规模,便改称季子庙。

据明代吴国仁编写的《延陵九里庙志》记载,季子庙的整体布局从南到北大体是:头(上)山门、二(下)山门、戏楼、碑亭、香炉宝鼎、献殿、正殿、神像、夫子阁、让王楼等,达到九十九间半,廊房环绕,前后5进。两旁廊房里,供奉海龙王、雷公电母等各路神仙菩萨,如泰山王、都察司、判禄司、增福司、延寿司、关圣帝君、司命灶君。季子庙的隶属乡村有丹阳县的太平乡、寿安乡;金坛县的上元乡、孝德乡;丹徒县的洞仙乡;句容县的冷水涧、磨东、北塘庄、潘庄村、毛庄等乡村,有“江南第一庙迹”之称。

相关史料点滴

在中国历史上,季札是被司马迁浓墨重彩写过一笔的人物。翻开《史记》,三十世家的第一家赫然是吴太伯世家!司马迁在《史记·吴太伯世家》中写道:“余读春秋古文,乃知中国之虞与荆蛮句吴兄弟也。延陵季子之仁心,慕义无穷,见微而知清浊。呜呼,又何其闳览博物君子也!”

唐朝垂拱四年(668),名相狄仁杰任江南巡抚大使,大毁吴越淫祠1700余所,唯有丹阳延陵季子庙不废,并加以保护,与泰伯、伍员(伍子胥)、大禹庙并称江南四大名庙。北宋元祐三年(1088)地方大旱,沟塘干涸,土地龟裂,禾苗枯槁,灾情十分严重。润州太守杨杰闻知季子庙神像灵验,便写下求雨文,令差官前往季子庙祭祈。旬日内,大雨滂沱,沟塘皆满,禾苗复苏。杨杰将这一消息呈报给皇上,宋哲宗赵煦听后大喜,颁旨敕赐季子庙“嘉贤”之号,封季子为“嘉贤大帝”。现在季子庙的大殿内,季子神像披有皇冠黄帔,这是与众不同的经皇帝允许的天子规格。

十字碑立于何时?碑文是否孔子所书?已成为千古之谜,历来众说纷纭。十字碑的最早刻碑岁月无从考据,笔者认为这是十字碑的魅力所在!

到了唐代,原十字碑因年代久远,风化开裂,铭文残破。为了使孔子墨宝永世流芳,在开元年间,玄宗皇帝李隆基敕著名书法家殷仲容赶紧将碑上的文字摹拓下来,这样孔子珍贵手迹得以流传下来。唐大历十四年(779),润州刺史萧定来丹阳巡视,到了延陵,见季子庙破旧,孔碑残缺被土埋时,痛心不已。萧定独具匠心,将季子庙与季子墓合而为一。同时将季子庙原坐西朝东向,改成正对十字碑坐北朝南向。以十字碑为中心,展开整个季子庙的建筑布局,使之浑然一体。萧定又另选巨石作碑,命能工巧匠将殷仲容的拓本重刻于石,并亲撰《改修吴延陵季子庙记》,请书法名家张从申手书,镌刻于石碑背面。780年,延陵县令卢国迁又建碑亭进行保护,使“唐碑”一直保存至今。

如今的十字碑

千百年来,十字碑一直吸引着文人墨客、达官显贵前来瞻仰观赏。东汉班固题诗:“宝剑值千金,指之干树枝。”三国时代的曹植作《赠丁仪》:“思慕延陵子,宝剑非所惜。”东晋时期的陶渊明作《吴季子札赞》:“夫子戾止,爰诏作铭。谓题有吴,延陵君子。”东晋末年,晋陵太守殷仲堪上任前,亲自来祭祀并作《谒季子庙碑》。南朝宋武帝刘裕,小时候曾跟随继母到过延陵,他当上皇帝后作《御制延陵王赞》:“帷王延陵,全义让国。见礼知政,闻乐知德。观风审音,挂剑酬心。怀哉高风,无古无今。”李白一生多次游历丹阳,曾到季子庙写下“延陵有宝剑,价重千黄金”诗句。

由于丹阳临京杭运河水道,为南北交通必经之路,过往官员、进京士子都慕名前来瞻仰季子和孔子亲书的碑文。由丹阳至延陵九里村路途远,且交通也不方便,每次来人瞻仰时需地方官员陪同,不胜其烦。明正德六年(1511)六月,丹阳知县按延陵十字碑原样重刻一尊,立于驿站,以供参观。旧时的“云阳驿季子碑”,现存放于丹阳天地石刻园内。九里季子庙经唐、宋时期的改造和修缮,元、明、清时期的扩建,其规模在江南庙宇中首屈一指……

1939年,为了不让日军占庙为据点,人们拆尽廊房,忍痛焚毁了季子庙。1940年,为季札神像搭建了简易的房屋,并将其鎏金着彩,举行了简短的开光仪式。1950年破除迷信时,季札雕塑房屋被推倒。“文化大革命”时期,大破四旧,十字碑亭及铁香鼎亦被拆除。当时庙内的唐碑也曾遇险,被列为打砸对象。在红卫兵举起大锤之际,九里中心小学的一位老师,想出了保护唐碑的妙计,对红卫兵说:“现在学校教学设施严重缺乏,这碑这么大,砸了可惜,不如放在校园里改成乒乓球桌。”就这样巧妙地把唐碑保护下来。

1982年3月,十字碑列入第三批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名录,编号241。1999年,为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开发旅游业,富民强村,九里村破土重建季子庙,对十字碑重建碑亭加以保护。新建碑亭为仿古式建筑,四角方柱,歇山顶,琉璃瓦屋面,四周护栏石大部分为原庙旧件,上有精美纹饰和文字。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