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生于镇江的北大学子沈崇

2018-08-06 09:10

61871533516023947

 

文/沈伯素

沈崇事件,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影响巨大,上了高中近代史教科书。因轰动全国,沈崇这个名字也就为人所共知。但作为事件核心人物的她,竟然出生于镇江,这情形是近些年才被弄清楚的。

扑朔迷离

由于沈崇关系到比较敏感的政治,故而她的出生和生平,也是一般人免谈的话题,从而,关于她的谣言也就一直不断。出事当时,北大训导长、三青团负责人、先修班主任陈雪屏立即把先修班座次表沈崇的名字抹掉,并不许外人查询,对外则宣称“该生不一定是北大学生”。紧接着,就有人质疑沈崇的身份,发消息说“沈崇似非良家女子”,说什么“美军是否与沈女士认识”等;而美联社更把沈崇说成“站街女”;被告美军士兵皮尔逊及其辩护人John Masters中校还胡说什么“沈崇是妓女”等等。沈崇的下落,更是备受关注,而又传闻不一。有说削发为尼,遁入空门了;有说曾见沈崇在山西五台山出家;有说沈崇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到了美国,还说她被宋美龄收为义女,移民国外。

即使谣言没有止于智者,但由于沈崇对一切传言不辟谣,数十年来,连她的至交也对她的身世“失语”。她出生在哪里、以后如何来来去去等,世人无法清楚。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沈崇改名沈峻,不承认自己就是沈崇。朋友们忌讳重提旧事,担心对她再一次伤害,也就从未有人敢问沈峻,你是沈崇吗?以后她成了文化人,嫁给著名漫画家丁聪,在文化圈中,即使至交也不敢提及她以前的身份。广东有位名记者曾想追问沈崇一案情况,但最终还是无法开口。

如此这般的复杂原因,致使数十年来,沈崇的下落众说纷纭。

时间到了本世纪初,还有人拿“沈崇事件”做文章。有人浑水摸鱼,说沈崇是共产党地下党,色诱美军,制造事件,以引发全国反美运动。更有人凭空编出:改了名的沈崇在文革中“被红卫兵批斗时承认,她并未遭美军强奸,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党的事业”。一般人说话不够分量,于是有人把这段话挂到名人聂绀弩头上,因聂公曾撰《沈崇的婚姻问题》一文,造谣者就说根据是聂公此文。

自有真相

好在人间自有公道在,真相终究会大白。1952年生于澳门,任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总编辑的许礼平先生,于 2012年得到了对此事加以关注的机会,并与沈峻接触,拨开了关于沈崇身世的重重迷雾。

许礼平披露沈崇的身世细节,并不简单和容易。首先是因他有收藏癖好,偶然有缘获得了“沈崇事件”的文献,亦即与案件相关文件原物,其中有当时报纸报道、评论,北京大学致本案法律代理人赵凤喈之公函,最重要者,有受害人沈崇本人亲笔自白书。这份弥足珍贵的自白书从未公布,系沈崇本人在案发后不久,亲笔撰述被辱经过详情,是拟交法庭方面作为有力证明的书面文件。

许礼平得到这份重要文献后,曾到好友罗孚家造访。罗家存有当年沈峻给罗公的贺年片,和沈峻滑雪时的照片,当即拍摄了上面沈峻的题字,回家与沈崇字迹对比研究,发现虽然前后相隔六十多年,但笔法、结体,都有太多一致处。又一次,许礼平请好友李辉、应红伉俪莅家叙谈,出示了沈崇亲笔自白书三纸,应红一睇,脱口而出:“这不就是沈峻的字吗?!”应红是作家出版社负责人,经手沈峻手稿无数,与沈峻熟络,所以对她的字迹非常熟识。

有了以上二例对沈崇字体认定的把握,许礼平产生了与沈峻当面对证的想法。他觉得,近年攻击沈崇的言论甚嚣尘上,不弄清楚沈崇的真实身份,对当事人是更加严重的伤害。

许礼平利用编辑部林道群嘱他给沈峻转送稿费的机会,托沈峻闺蜜董秀玉(北京三联书店原老总)相约,邀得沈峻一起餐叙。这样,2012年初夏的5月8日,许礼平在北京找到了沈峻本人。

席间,许礼平除如数转给了沈峻港币稿费,还取出准备好的沈崇亲笔自白书、北京大学聘请赵凤喈任此案法律顾问感谢函等材料,放在饭桌上。当时沈峻一看,立即摘下墨镜,聚精会神,双眼略显湿润,泛着几乎觉察不出的淡淡泪光,盯着这几页沉甸甸的薄纸,面色为之一变,神情凝重而镇静,压低嗓门问:“哪里搞来的?给我的吗?”“这是彩色复印件,全部给你。”沈峻一声“谢谢”,马上将文件收起。

这样,许礼平才开始问及沈峻的身世,亲聆了她自己就是沈崇的坦承。正如以前早已清楚的,她系出八闽望族,是林则徐外玄孙女,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沈葆桢的曾孙女,著名文学家、翻译家和书画家林琴南的外孙女……席间,沈峻驳斥了关于她的所有谣言,澄清了一些不实传说。

通过餐桌上的一番交谈,许礼平才得以在事后撰写《沈崇自白》,完稿后请沈峻审定。起初沈峻不同意发表,后来通过董总(董秀玉)奉上网络上不实的文字,沈峻看后才说她不管了,由董总看着办,后来沈峻又对“自白”订正几处。董总覆笔:“我想此稿是可发了。”于是,另一位也是董姓老总董桥,安排在2012年8月12日香港《苹果日报》发表。嗣后,又有林姓同仁辑集许礼平的若干文稿,编为《旧日风云》一书出版,《沈崇自白》亦收载入集。

生于镇江

《沈崇自白》明确交待,许礼平在探索扑朔迷离的事件真相时,一则不为世人知晓的情状,也如同拨开云雾一般彰显于世了。

当时,许礼平在席间笑谈,问沈峻:“生肖属甚么? ”答曰:“兔。”

“丁卯1927?”“没错。”

“府上哪里?”“福建闽侯。”

“哪里出生? 福州?上海?”

“不对,我生于镇江,父亲在镇江盖桥梁,盖公路,所以我在那里出生。”

沈峻亲口告诉许礼平,她出生在镇江。如果不是许礼平亲自找到沈峻,并耐心交谈,就连镇江人也无法知道这位举国闻名的女子,可以说是一位镇江闺女!

许礼平又问:“尊大人大名?”“沈劭。”

“做什么工作?”

“工程师,到处跑,做过交通部次长。新中国成立前夕离开大陆。父亲因为搞工程建设,到处去。我小时候去上海,在上海念小学,所以寄居姑姑家。”

问沈劭生于哪年,沈峻一脸茫然,生肖属什么,也不知道。她只知自己出生时父亲二十多岁。沈劭毕业于南洋公学,然后交大,再留美。抗战期间沈峻在上海,沈劭则去昆明盖机场,盖公路,父女大部分时间是分开的,因而对父亲了解不多。

许礼平将事体和盘托出,方使此一蒙蒙要案,如拨开云雾般清晰透天。以上情况均已于2015年3月在许礼平所著《旧日风云》中披露,此书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

根据许礼平与沈峻当时的交谈的情况,特别是“父亲在镇江盖桥梁,盖公路,所以我在那里出生”以及“父亲因为搞工程建设,到处去”等内容,我们有理由推断:被有些文字认定的“江苏省第一条柏油路大西路”,与沈崇之父有关。

请想:沈劭“在镇江盖桥梁,盖公路”,所以她就出生在镇江。可见1927年前后,沈家就定居在镇江;抗日战争爆发后,沈劭才去了昆明,此时,沈崇也才离开镇江去上海,其家在镇江起码有10年时间!在此期间,也就是民国初年,镇江为江苏省会。1936年,镇江将大西路拓宽改建成柏油马路。沈劭是一位建筑工程师,成年累月“在镇江盖桥梁,盖公路”,事情十分明白,这项号称“全省第一条柏油路”的重要工程,极可能也是她父亲的本业。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