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镇江新闻 镇江新闻 - 社会

“老船闸”何四新的最后一班岗

四十年如一日坚守在船闸 任何一个岗位都是行家

2019-08-02 00:36

jb

金山网讯 “今天是最后一个班,明天就正式退休了,说实话,这心里就像缺了一块,空落落的,真舍不得这个岗位。”昨天,镇江谏壁船闸调度员何四新这样告诉记者。谈到即将离开工作多年的岗位,老何不禁眼眶泛红。

今年60岁的何四新被同事们亲切地叫做“老船闸”。1979年,刚满二十岁的知青何四新从小米山农场返城后被分配到了谏壁船闸参加工作。一干就是40年。

那时,船闸尚未建成。他每天都和建筑工人一起住在工棚里,经历了船闸建成通航的历史性时刻。40年的工作历程,查征、售票、排挡、调度,几乎船闸上的每一个岗位他都干过,还干成了行家。

老何亲眼见证了镇江航道从六级航道到三级航道的一步步跨越;他见证了谏壁船闸从单线到复线船闸的升级改造;他体会过风吹雨打、烈日骄阳下,工作人员用钓鱼竿收费的辛苦到联网收费、水上ETC的安全便捷。他也体会过从分散调度的繁琐到集中控制调度模式的智能高效。时至今日,谏壁船闸已运行14264天安全无事故,保持着全省第一的安全记录,每年船舶通过量、货物通过量均超亿吨。老何说,他的心里满是自豪。

昨天是老何的最后一班岗。一大早,他像往常一样准时到岗。调度是他工作生涯中干的最长的工作了,已经干了20多年。问他这么多年干着同样的工作不觉得厌烦吗?他笑着回答道:“烦的,怎么会不烦啊?调度就是每天负责安排船舶进出闸,这个工作看着简单,实则压力非常大,是船闸安全工作的排头兵。”老何告诉记者,他一想到这份工作的重要性,也就不觉得烦了。

老何告诉记者,船闸边的事情很多。几年前一个冬天的傍晚,一个安徽籍的女青年因为被家里逼婚离家出走,她在附近的城镇流浪了几天后,于晚上5时许来到船闸,想跳运河寻短见。老何发现后,一把拉住了她,苦口婆心地劝她珍惜生命、多想想家里人,磨破了嘴皮才把她劝下来。得知姑娘在外流浪了几天已是身无分文,老何自己掏钱给她买了吃的喝的,还与同事们凑齐了路费把她送回了家。

2015年6月,老何在调度船舶出闸过程中,发现二号闸上游闸口镇澄公路谏壁大桥处有人落水。此时闸室内船舶正在陆续出闸,情况十分危急。他立刻联系城区海事处上游海巡艇赶赴现场施救。由于发现及时,不到十分钟海巡艇就赶来了,成功救上落水者。

昨天下午,即将下班的老何在船闸边走了两遍,又把徒弟小詹拉到一边,殷殷嘱咐他夏季汛期放船的注意事项和平时工作中需要注意的细节。小詹问他:“师父,再传授点诀窍吧,工作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呀?”“耐心、细心、责任心。”他一脸认真地回答。 (锁诗洁 沈湘伟 文/图)

责任编辑:邓宇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